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七章 内容
    当第一缕晨光射进沾着血迹的窗户,使得洛封在这有些耀眼的阳光下徐徐睁开眼睛,他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立马清醒了过来。现在的他居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不过房间里到处都是蜡烛油,又好似经过一场大战一般,非常的杂乱。

    洛封捂着自己的脑袋,现在自己的脑子里都还是自己晕倒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如今回想起依然都会忍不住打颤。

    “对了,南宫曦呢!”洛封突然想到,环顾四周,很快他便看到了趴在床边的南宫曦,此时的她正呼吸均匀,恬静的睡着。

    此刻南宫曦的嘴角还有一丝血痕,特别是手臂上又多出了几条伤痕,哪怕已经结痂,很显然自己晕倒的时候,南宫曦肯定经历了不少的磨难。

    哪怕他醒来造成了动静,南宫曦依然没有醒来的样子,依旧是沉沉的睡着,南宫曦也和他说过灵血的副作用,也没有吵醒南宫曦,看了看早上,已经是早晨了,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了。

    洛封低下头仔细的端详着南宫曦,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南宫曦,雪颜朱唇,冰肌玉骨,不施粉黛却依然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哪怕睡着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那种贵气,想来南宫曦应该出生在相当富裕的家庭吧!

    “咚咚!”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洛封头才猛地移开了目光,顶着大门警惕的问道,“谁?!”

    “是我,盛慧玲!”外面传来了盛慧玲的声音。

    洛封这才松了口气,打开了门,发现陈海洋也在盛慧玲身边,不过二人都顶着黑眼圈,很显然昨晚一晚未睡。

    不过和自己一比,陈海洋和盛慧玲明显好很多,这让他怀疑昨晚的火力是不是都被他们吸引了?

    “这个房子太可怕了,早上我和陈海洋打算在外面的小旅馆去睡一早上,休养生息,你们去不去?”盛慧玲探过身子,看着杂乱的房间和南宫曦狼狈的样子,小嘴微张。

    虽然听昨晚的动静,就知道外面发生了激烈的争斗,虽然知道,但是盛慧玲并没有出门,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就如同南宫曦灵血的副作用,她也不愿意为了别人浪费自己的手段。

    “去!”洛封咬了咬牙,毕竟让他在这里睡觉他也没那个胆子,更不用说南宫曦还陷入昏迷。

    “小曦怎么了?”盛慧玲好奇的看着依旧沉睡的南宫曦。

    洛封弯下腰将南宫曦背在了自己的背上,意外的比自己想象的轻,边走便解释道,“昨晚太累了,天一亮便支持不住睡着了,别打搅她!”

    盛慧玲和陈海洋没有怀疑,旅馆的话也没有找太远的,距离小区差不多一千米左右的地方倒是找到了一个小宾馆,好在这个暗日禁区中,身份证和钱倒是有的,不然又要麻烦很多了。

    他们各自开了一个房间,而洛封则和南宫曦开了一个双人床的房间,将南宫曦轻轻的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后就坐在了沙发上,将怀中那保安的日记打开。

    毕竟自己后半夜昏迷了,倒也不怎么累,再加上这样的环境,洛封脑子反而清醒的很。

    日记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写的,距离现在也有将近八个月的时间,保安写得日记倒是很简洁,不过这也节省了洛封的时间。

    2.28号

    今天终于找到工作了,小区环境不错,虽然待遇并不是太高,不过住这种小区的人素质应该会不错,希望工作不会太累。

    3.1号

    终于找到了一个房子,便宜,而且还是本小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房子会这么便宜,但是先定下来,省的被别人捡漏了。

    3.2号

    搬家还真累,不过看着崭新又干净的房间,也有了一点归属感,去了其他房间打招呼,原来人还没有住满。

    3.6号

    或许是上夜班的缘故,才发现这个地方居然没有灯,只有蜡烛,真是奇怪。

    3.10号

    2-2的房子死人了,是一个挺斯文的小伙子,太吓人了,警察说是猝死的,听那些租客说死人的房间,晚上蜡烛睡觉的时候熄灭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这和蜡烛有什么关系,肯定是他身体不好。

    3.11号

    房子里死过人,想搬家,但是房东将房租降了不少,反正我也不相信这些,而且这么便宜的房租,也没地方找去了,就继续住下来了。

    3.20号

    我见鬼了,我居然看到那个猝死的小年轻居然从那间地下室里走出来了,在我们门口敲门。

    3.21号

    敲门声又来了,问是谁,没有声音,但是我没敢开门,在被子里躲了一晚上。

    3.22号

    我去问了其他租客,他们也听到了敲门声,也有胆子大的开门过,但是门口没人。

    4.11号

    每天晚上的敲门声一直没有断过,发现每次敲门的声音都会越来越大,因为交了半年的房租,所以我也不甘心换房子,肉疼一下,就去买了个摄像头,在走廊里装上。

    4.12号

    有鬼,但是他们怕光!

    4.13号

    死人了,1-1室的一个女人,一尸两命啊!虽然警方说是正常离世,但是我们这些租客都心照不宣,我也看了监控,1-1的房间凌晨三点半的时候突然没有了光,它进去了!

    4.29号

    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曾经逃离过这个房子,但是每天晚上12点之后都会莫名其妙的回到房间。

    5.1号

    我回了C城老家,明明距离这里好几百公,但是每天晚上我也都听到了那敲门声,而且还越来越强,我开着灯一整晚都没敢睡觉。

    5.2号

    我家养的大白死了,死状很凄惨,我知道它跟来了,我必须得走,我不能害了我的家人。

    5.5号

    我从老家找了一个本事的高人,高人说邪祟已经驱走了,我塞了个大红包,安安心心的睡了。

    5.8号

    法师死了,就在大门上上吊了!

    6.10号

    苟延残喘!!!!

    7.30号

    又有人死了,下一个会轮到我吗?啊,一定是轮到我了!!!

    ……

    11.6号

    今晚做梦了,梦到了死去了的那些租客,他们站在河的对面对我招手,隐隐能够听到还有七天我们就要去陪他们了。

    11.7号

    我做了和昨晚一样的梦,但是天数却变成了六天,我很害怕……

    11.8号

    一样的梦境,但是那个天数却成为了我最后的几天,我把所有的钱都寄给了父母,我写了一封遗嘱,交给了我的一个朋友,如果我14号那天没有给他们回话,他就会寄给我父母。

    11.11号

    天杀的房东,都出这样的情况了,居然还对外招租,快一整年没人来了,结果今天一下子来了四个人,甚至还睡在了死过人的房间里,他们现在应该还没有被诅咒,我得劝他们离开。

    ……

    洛封脸色凝重的,日记的中期虽然记述了很多,但是有太多重复,可是洛封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保安写这些字时的恐怖与绝望,日记的内容到昨天便戛然而止了。

    不过看完,洛封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现在是12号,按照日记的内容,13号的时候所有的租客都死去,而暗日给他们的时间也是存活三晚,很显然他们已经中了诅咒,要想脱离诅咒就必须寻找生机。

    光是一个生机,但是昨晚为什么会适得其反,洛封一直想不通,不过暗日应该不会给他们做必死的任务,所以一定有什么是他忽略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