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六章 你有看到我的眼睛吗?(元旦快乐!)
    洛封最终还是同意了南宫曦的建议,毕竟在这里面等死也不是洛封愿意的,与其这样,不如去外面寻求一线生机。

    一打开门,顿时映入眼帘的是满是血迹的外门,甚至还有不少的凹痕,不难想象这扇门到底经历了什么。

    洛封十分小心的朝着三楼走去,明知道三楼有着说不出的危险,但是还是去接近,这就真的很考验一个人的心理素质了。

    满是血迹的脚步一直延伸到了3-1的房间,大门关着,但是那血鞋印却半个在外面,看了看其余二人的房间,却没有什么痕迹,很显然保安恶灵并没有去盛慧玲和陈海洋的房间。

    洛封伸出手轻轻的按在了门把手上,发现门居然没锁,回头看了看南宫曦,南宫曦俏脸上也犹豫了一会,旋即轻咬着舌尖,实在不行就咬破舌尖,舌尖血是阳气的精华所在,更不用说是拥有灵血的她,

    不过这招缓冲需要一天左右,甚至用过后她还会昏迷,所以万不得已她不想使用,如今富贵险中求,为了能够寻找存活下去线索,也只能冒险了。

    “开!”南宫曦美眸中露出了一丝冷芒。

    洛封吞了吞口水,旋即一把快速的打开了门,整个人也迅速的蹦到了身后,紧张的看着房间内。

    随着大门被打开,那一股被烧焦了的肉腥味迎面扑来,令人作呕,二人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功能,一手握着蜡烛,一手握着手机,手机的灯光照射进了犹如深渊一般的房间内。

    终于洛封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房间很乱,很简单,没有过多的家具,只有一张床和书桌,还有堆放满房间的纸盒。

    顺着血鞋印看去,只见那书桌前正做着一个浑身焦黑的人影,这个人影正背对着他们,一动不动,而那股味道无疑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那是保安?!”洛封看到了那人影身上沾满血迹的衣服,还是认出了这正是那一套保安服,不出意外就是那保安了。

    “进去吗?!”洛封咽了口口水,紧张的看着南宫曦,哪怕他在有主见,也毕竟是一个新人,经验上的缺失只能够老手来弥补。

    “等等!”南宫曦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小矿泉水瓶,里面有装有少量的灵血。

    只见她将瓶子中的灵血朝着那保安的身影甩过去,几滴灵血落在保安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变化。

    南宫曦观察了差不多两分钟左右,率先一步进入了房间,“只是一具尸体,鬼魂应该已经被灵血给消耗的彻底死去了!”

    洛封走进了房间,好奇的走到了保安的侧面看了一眼,心猛地一跳,那保安脸上满是凝固了的鲜血,最让人惊恐的是那一双血窟窿,眼珠子不翼而飞,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端坐在书桌前,一动也不动。

    洛封低下头,看着保安极度扭曲的手臂,心中对南宫曦的灵血赞叹不已,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辟邪神器啊!

    不过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尸体,洛封依然很不适应,特别是死状如此凄惨的尸体,洛封跑到了门口就地呕吐了起来,南宫曦虽然也不适应,但是找线索这件事情总要有人来做,开始在房间内翻找了起来。

    洛封在外面呕吐了差不多十来分钟,才渐渐地缓过来,看着举着烛光在房间内孤独寻找线索的南宫曦,心中有些不忍,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在门口吐,把命案现场交给一个女人算个什么事?

    想到这里,洛封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感,捂着鼻子走进了书桌,毕竟如果真有线索,他总觉得会在这书桌上。

    保安的书桌上都是些生活用品,比如刮胡刀,餐巾纸之类的,没有什么寻找价值。

    洛封低着头,看着书桌下的那四个小柜子,其中三个没有上锁,洛封强忍着心中的恶心感,在保安的身边蹲了下来,难熬的翻找着。

    说实话洛封都很佩服自己,以前的他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尸体,而且这还是刚刚诈尸了的尸体。

    柜子里的东西倒是蛮多的,有一些洛封不知道用途的药还有一捆捆的蜡烛以及银行卡等等,不过这些也都算不上线索,最终洛封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被锁了的柜子。

    洛封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没有什么撬锁的工作,而且就算有动静也会很大,这很危险。

    很快洛封看到保安的裤袋子里有什么东西鼓起来,看那轮廓应该是要是。

    “阿弥陀佛,阿门……大哥,无意冒犯,您千万不要生气,我胆子小,千万不要吓我啊!”洛封看着一动不动的保安,口中低喃着,虽然南宫曦用灵血测试过了保安已经彻底凉了,但是哪怕如此,要在如此骇人的尸体上拿东西,心理承受能力可是要不一般的强啊!

    洛封祷告完了之后,才终于颤颤巍巍的生出手摸向了保安的口袋,这触感果不其然是钥匙,心中一喜,直到钥匙被取出来,保安也没有动,看样子是真的彻底凉了,对此洛封心中是大舒了口气。

    打开了书桌抽屉,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本日记本,见到这日记本洛封眼前一亮,正打算打开看看,突然听到耳边南宫曦焦急的声音传来,“快跑,有东西附在他身上了,要诈尸了!”

    洛封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滴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听着南宫曦的话,他僵硬的抬起头,于是他看到了这个有生以来最恐怖的东西。

    保安此刻微微弓着腰,低着头,脸距离洛封不到一拳的距离,那血窟窿中如同流水一般流出来了腥臭的黑血,嘴巴微张,如此近的距离,他甚至能够闻到那浓郁的血腥味。

    “你有……看到……我的……眼睛……吗?”保安那沙哑且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传来。

    这一刻洛封的脑袋如同当机了一般,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看见南宫曦在张嘴,但是却听不见她的声音,眼皮一翻,就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