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五章 熄灭蜡烛
    南宫曦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然而哪怕这一次加大了灵血的量,门外的恶灵动作却越来越大,给人一种陷入狂暴了的感觉一般。

    “不应该啊!”南宫曦微蹙着眉,她的灵血对于恶灵就好似人类遇上火焰一样,不会致死,但是却能让对方忌惮。

    此时就好似外面有人一直撞着一扇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大门一样,疼苦可想而知,而外面的保安应该只是一个刚刚成为恶灵的,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怨气才是。

    洛封虽然在忙碌的点蜡烛,但是却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恶灵在楼下那两个房间敲门的时候明明动作很轻,但是为何到了他们这边就变成了这样?

    楼下那两个房间应该是有人的,因为他们听到过动静,而随着蜡烛的熄灭,洛封也细心的发现,似乎蜡烛越少,外面那股撞门的力量也就小了不少。

    “我要冒险一次!”洛封盯着南宫曦,眼中满是坚定,“我要将蜡烛全部熄灭,或许我们这边的烛光才是吸引他狂暴的根源!”

    南宫曦眼神怀疑的看着洛封,毕竟很显而易见,对付这些恶灵,光才是最重要的,没了光,那保安就是他们的下场。

    但是看到洛封那坚定的眼神,南宫曦的心居然动摇了。

    感受着门外的力量还在加大,南宫曦紧抿的粉唇,点了点头,哪怕失败了,南宫曦也还有底牌,虽然要付出一些代价,但是也只能拼了,不然这样下去,肯定是她的血先流光,拖着对她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

    在南宫曦点头的瞬间,洛封直接就将所有的蜡烛全部吹灭,原本敞亮的房间顿时变得漆黑一片,二人的神经都在这一刻全部紧绷着。

    然而洛封很显然冒险成功了,随着房间内的光芒被熄灭,门外的动作顿时变得很轻,甚至于比起敲一楼门的声音还要轻。

    这个时候二人才闻到门外传来了一股股浓郁的烧焦味,是那种肉被烧焦了的味道,但是却充满了腥臭味。

    南宫曦这才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她的灵血失效了,刚才门外的那保安恶灵不顾一切的撞门也受到了灵血巨大的反噬,甚至南宫曦毫不怀疑,要是真的耗下去,或许多出一些血,还真能把外面的存在给耗死,不过那对她而言伤害却是太大了些,毕竟这才只是第一晚。

    似乎外面的存在也开始忌惮起来门上的灵血,敲了四声后,脚步声便越来越远,听那声音应该是上三楼了。

    三楼三个房间,出去保安自己的那个房间外,其余二人皆是暗日的参与者,洛封此刻只能心里祈祷那二人能够发现这个生机。

    房间内只剩下了二人的呼吸声,洛封的眼睛也开始渐渐地适应了黑暗,看到南宫曦已经在用酒精和绷带处理自己的伤口了,毕竟刚刚虽然只过了十多分钟,但是对于二人而言却是极为的蛮长,特别是南宫曦,付出的最多。

    “白流了那么多血,真不值得!”南宫曦嘟哝了一声,语气中的疲倦更是多了一分。

    “不过我们知道了这个生机,接下去的两晚就稳了!”洛封故作轻松多的笑道。

    然而南宫曦却是冷冷的瞥了一眼洛封,冷声道,“那你也太小瞧暗日了,今晚还没结束,哪怕是白天,在暗日里也会丢掉小命,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往后面危险程度就越高,明后天两晚才是硬仗,要知道正主还没出来,今天来的还只是小喽喽而已!”

    洛封顿时闭嘴了,听到南宫曦这么一说,这才悚然的想起刚刚才只是个刚刚成为恶灵的小喽喽,然而仅仅是一个小喽喽都差点让他们没命,顿时原本对生存下来还抱有希望的洛封重新打落到了低谷。

    “唔~”南宫曦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用了不少灵血,疲倦感还是蛮强的,真的很想舒舒服服睡一觉,但是现在是非常时刻,必须得忍着,要睡也要明天早上睡。

    洛封仔细聆听着楼上的动静,非常好奇盛慧玲和陈海洋会怎么应对那保安的恶灵,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是毕竟是同病相怜,自然是希望他们能平安。

    然而洛封这么想着,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了窗户外探出来了一颗脑袋,对,一颗脑袋!

    洛封的心脏仿佛在这一刹那差点都停了下来,那张脸他很熟悉,正是之前陷入幻境时遇到的那个叫妍妍的小女孩。

    只不过现在的妍妍早已没有了幻境中那天真浪漫的样子,双眼被血红色的线缝着,两行血泪从那眼睛中留下,苍白的脸色以及那时候她母亲一样诡异的笑容,这巨大的视觉冲击让洛封浑身发寒。

    虽然心中极度的害怕,但是洛封突然想到了什么,手忙脚乱的取出了打火机,准备给身边的蜡烛点上火。

    嗡嗡……

    窗户开始震颤,好在之前为了以防万一,在窗户上,南宫曦也抹上了一些灵血,灵血开始蒸发,替他们阻挡着门外的恶灵。

    然而这一次洛封发现打火机始终打不起火来,仿佛打火机旁边有人在吹气一般,在一旁的南宫曦也反应了过来,也发现自己的打火机也打不着火。

    “快了,快了,马上你们就要来陪妍妍一起玩了!”那妍妍的人头发出阴测测的笑声,看着窗户上涂抹着的灵血,嘴角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一晃神的功夫便已经消失了。

    而随着妍妍的消失,打火机也能打着火了,二人粮忙各自点燃了一根蜡烛,看着空无一物的窗户面面相觑。

    不过洛封也发现楼上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了,或许是刚刚因为妍妍的出现没注意也有可能。

    “走,我们出去!”南宫曦突然说了一声,“我觉得需要我们主动出击才能有一线生机,你走在最前面!”

    洛封说实话并不太想出去,但是一想到如今第一晚都差点挡不住了,后面两晚如果在没有什么收获,恐怕就得全员栽在这里了,但是让自己这个啥都不会的新人走前面,洛封还是很不愿意的。

    “暗日对于新人会有一定的照顾,如今参加的只有四个人,第一次参加,暗日的目的也只是培养新人,不会让你第一个死去的!”南宫曦那一双澄澈的美眸盯着洛封,解释道,“而且有我在,就像刚才我相信你一样,这一次也请你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