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四章 敲门声
    随着凌晨的即将到来,洛封脸色越发的凝重,哪怕有满屋子的烛光,身体也依然从内而外的寒冷。

    而另外一边南宫曦却是很疲倦的双手抱膝的坐着,浅睡着,动用灵血也是有副作用的,随着灵血的使用,她就很容易疲倦,甚至要是使用过度,昏迷一天一夜都很正常,不过那样她就危险了。

    所以她会保持一定的底线,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嘱咐洛封,要是她睡着了,暂时醒不过来,就同意让洛封取自己的灵血来应急,一来是保护洛封,二来也是让洛封离不开自己,这样就不会遇到危难时刻丢下自己就跑。

    毕竟她们二人并没有多大的交集,萍水之交罢了,没有信任不信任的问题,没有了那层羁绊,也就只有利用的关系,所以她需要展现自己的价值。

    洛封对此没有回话,毕竟这对于南宫曦太过残忍,但是若非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伤害南宫曦的。

    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终于客厅内那凌晨的钟声响起,洛封之前的倦意顿时一扫而空,原本安静的外面顿时响起了一阵酸爽的咯吱声。

    这个声音洛封很熟悉,因为那个保安打开地下室门的时候,那一扇生锈了的大门发出的就是这样的声音,而且听那脚步声,毫无疑问是什么东西从地下室里走出来了。

    洛封顿时屏住了呼吸,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的耳朵上,聆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同时看着南宫曦,发现她还在浅睡着,没有什么动作。

    外面的声音有一种给人轻飘飘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太过安静,所以哪怕是走路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只听到那声音似乎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并且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不出意外他敲门的房间是1-1。

    咚咚咚咚!

    寂静的夜晚,一声敲门声宛如刺入心脏的利剑,让洛封的神经顿时紧绷了起来。

    敲门的声音很规律,敲四声停顿一会后,又连续敲四声,只不过面对着敲门声没有一个人回话,就好似房间里没人一般。

    这时候洛封才突然曾经有朋友和他说过,人敲门三声,鬼敲门四声。

    敲门的人敲了差不多五六分钟左右,似乎觉得没人搭理后,转而去敲另外一扇门,洛封看着手机,发现也只是敲了五六分钟后就停下了动作,听那脚步声赫然是正在朝着二楼的楼梯走来。

    顿时洛封紧紧拽着手机,朝着身后的南宫曦挪了几步,只听到那脚步声已经走向了楼梯,缓慢而又轻飘飘的走上了楼梯,听着那脚步越来越近,洛封紧张的手掌上满是汗。

    因为这一次洛封和南宫曦所待着的房间是洛封的房间,是2-2,而南宫曦住在2-1,所以那脚步声率先停在了2-1的房间门口,让人感到心颤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之所以在自己的房间,是因为南宫曦说暗日会对自己这个新人照顾,所以待在他的房间相对而言会安全很多。

    因为就在隔壁,所以洛封明显能够感觉到门缝中一股寒气从外涌进来,蜡烛的火苗都在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是不是洛封的错觉,他感觉房间内的光芒都黯淡了一些。

    不过这一次他赫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那恶灵居然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了,要知道南宫曦的房间明明已经锁住了才是,莫非那恶灵手中还能用备用钥匙开门不成?

    至于那恶灵进入房间后干了什么,洛封就不清楚了,这让他很懊悔,说实话有摄像头就好了,差不多那恶灵进入了2-1的房间才没一分钟,那房间内顿时响起了剧烈翻东西的声音,声音很大,甚至隔壁都能感受到地板的震动。

    这一次南宫曦也终于醒来了,那一双清澈的美眸中满是凝重,握紧了水果刀。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危险就在旁边,而且还束手无策,无疑是最令人难受的。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隔壁的动静终于平息了下来,但是这一刻洛封明显感觉到了室内的温度骤然下降,连烛光的火焰也变得迷迷蒙蒙,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缓缓萦绕在了心头。

    吧嗒,吧嗒!

    那熟悉且诡异的脚步声终于在他们的门口响起,不过这一次敲门的力度比起前面三次要加大了不少,大门都在剧烈的颤抖,就好似使用铁锤在锤门一般。

    也就在这时之前抹在门上的灵血如同灼烧了起来一般,蒸发着阵阵的血雾。

    而门外敲门的力量虽然大,但是却始终无法破门而入,但是哪怕如此,洛封心中依然满是忐忑与惶恐,而且随着门外每一次的砸门,房间内的蜡烛就会熄灭一根。

    这个时候洛封和南宫曦又怎么能够让蜡烛熄灭呢?

    二人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分头一语不发的重新给熄灭的蜡烛点上火,勉强保持了房间内的光芒。

    “呜呜呜……”门外的敲门声终于停止了,但是却传来了无比凄凉的哭泣声,尖锐而又缥缈,让人分不出这声音是从门外还是门内传来的。

    如今才只过了五分钟左右,但是二人的背后都被汗水给浸湿了,毕竟忍受着这样的恐惧以及手忙脚乱的点蜡烛,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上都是巨大的负荷。

    南宫曦看着门上自己的灵血,才只过了五分钟左右,灵血就已经消耗了一半,要是在持续几分钟,恐怕自己又得放血了。

    “好黑,好黑啊!来陪我好吗?”门外传来了呜咽声,凄厉但是却又能勾出人们心中的绝望与恐惧。

    “这声音!”洛封心中一动,这不是不久前的保安大哥吗?难不成门外的是保安大哥?

    “开开门好吗?他要来了,我没蜡烛,救救我,救救我!”门外的哭泣声愈发的急促,甚至那剧烈的敲门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的力量比起之前更是打了不少,就好似外面在用身子撞门一般。

    “这个……外面是保安大哥,要不要开门?”洛封有些迟疑,虽然之前保安大哥很诡异的进入了地下室,但是也不代表着死了,或许被他逃出来了,现在来寻求庇护呢?

    “我的灵血都有反应,你觉得他还活着?”南宫曦白了洛封一眼,小声道。

    好似二人轻声交谈的声音被外面的存在听到了一般,门外的声音越发的响亮,而灵血蒸发的速度更是提升了一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发。

    “你点蜡烛,我去挡着它,快!”南宫曦低喝了一声,同时用水果刀划破了自己白嫩的手掌,不吝啬的将灵血涂抹在了门上。

    犹豫这一次门外撞门的力量加大,每一次撞门,房间内都会熄灭三四根蜡烛,要知道房间内也只是燃烧着二十根蜡烛,要是熄灭了,洛封不知道只靠南宫曦的灵血能不能阻挡住门外那明显已经不正常了的保安。

    好在撞门的间隔有一会,洛封才有喘息的机会,不过饶是如此,房间内的光明也在渐渐地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