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三章 破幻
    “妍妍,你是不是很想去地下室里看看?”女人的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那貌似平静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妍妍这个小女孩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但是小孩子好奇心本就重,不过因为善解人意的缘故,一直压抑在自己心里,如今听到自己的妈妈这么说,坐到了女人身边说道:“妈妈,你能同意让我看看了?”

    此时女人看着小女孩的目光已经非常的不对劲,不过小女孩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而女人继续道:“当然,以后你会和他成为最好的朋友的?”

    “他?最好的朋友?”妍妍一脸不解。

    “是啊!”女人一脸的平静,甚至是过于木然,伸出手拉着妍妍的小手,缓缓朝着地下室走去。

    此刻洛封也明白了现在只是妍妍死去前的记忆幻境重现,接下去会发生什么,大致也能猜到,但是洛封根本无力阻止什么。

    同时洛封也不明白,这种充满了怨气的恶灵,为什么会让他看见这样一幕幻境?

    洛封就这么看着女人拉着妍妍朝着地下室走去,妍妍或许是因为早已对地下室感到好奇的缘故,所以一直盯着那一扇与奢华装修的房子格格不入的大门,并未看到女人眼中闪烁着的挣扎和疼苦。

    作为旁观者,洛封也知道现在的女人很危险,或许现在掌控她身体的都不是自己本人了吧!

    然而就在洛封想通了这件事情时,可也就在这时整个幻境发生了一阵剧烈的动荡,就好似快要崩溃了一般,让洛封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可他还没来得及轻松,突然那个女人回过头来,朝着洛封这儿看了一眼,仿佛是知道他在那里一样!

    然而仅仅一眼,洛封就恐惧了,那是一种没有丝毫人类的感情,连动物眼中有的神采都没有的眼神,更恐怖的是,那女人的眼睛已经是纯粹的黑色,看不见一丝眼白……

    “你也要来吗?”那女人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了回音在他耳边回荡。

    下一刻洛封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受到了剧烈的撕扯一般,眼前的视线开始迅速的朦胧,一种诡异的睡意感萦绕心头,缓缓闭上了眼睛,好像就这么沉沉的睡去,直到永远……

    “洛封,给我醒来!!”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出现没几秒,一道急切的呼唤声传来,让脑子一片昏沉的洛封犹如掉入了冰水中一般,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第一眼映入眼帘的是地下室的大门,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越过了南宫曦,并且已经将手搭在了门把手上了……

    这一幕顿时让他冷汗淋淋,这时候他才发现一只温凉的小手正紧紧抓着他的右手,而那小手上却沾满了点点的鲜血。

    见到他已经恢复过来了,南宫曦这才收回了自己的手,而细心的洛封发现南宫曦的手掌上有着一道不浅的划痕,甚至现在都还有汩汩的鲜血从伤口中滴落下来。

    “这是我第一次从暗日中生存下来得到的奖励:灵血,我的血对于灵异的这些玩意儿有着很大的克制,刚刚你中招了,我只能这么做!”南宫曦看到洛封的视线,一边解释着,一边和洛封一起迅速的远离了地下室。

    “咦?你们是谁?”一道洪亮的声音突兀的在二人身后传来。

    洛封吓了一跳,毕竟才刚刚经历过那些事情,突然来这么一下,要是碰上胆子小的恐怕都直接吓哭了。

    南宫曦倒是淡定很多,刚刚发出声音的是一名穿着保安服的男人,约摸三十五岁左右,皮肤黝黑,一个模样上看起来很老实的形象。

    这下洛封才想起3-3的租客就是本小区的一名保安,心中倒是松了口气,按照正常恐怖片剧情来说,有路人的出现,现在基本是安全的。

    “大哥,我是2-1的租客,他是2-2的租客,今天才搬过来的!”南宫曦很是淡定的找了个借口。

    洛封也在打量着保安,他发现随着南宫曦的话音落下,保安黝黑的脸色突然变得一片煞白,如同抹了一层粉一般。

    “你……你们是租客?”保安颤抖着手给自己点了一支烟,“房东我记得已经出国了,你们是和谁租的房子?”

    “一个老太太,七八十岁的样子,眼睛有点白内障……”洛封和南宫曦互相对视了一眼,洛封率先开口道。

    只见保安的手剧烈一抖,甚至连烟都掉在了地上,颤抖着摸出了手机,操作了几下,将一张照片拉了出来,“你们说的是不是她……”

    二人凑过去看了看,里面的确是洛封之前见到的那老太太,只不过照片里的老太太很慈祥,没有今天见到的那么阴森,不过毫无疑问就是她了。

    二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虽然进入这里的时间不一样,但是对接的房东都是一样的。

    看到二人肯定的回答,保安颤着声音道,“这是房东的母亲,五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

    听到他这句话,二人如遭雷噬,而洛封更是心颤不已,自己居然和一个亡魂交流了那么长时间,怪不得感觉那房东怪怪的,原来她根本就不是人。

    保安大哥看到二人的表情,一脸坚定道,“这个地方不干净,你们最好现在就走,不然到时候就真的走不掉了……”

    洛封心中苦笑不迭,要是现在能够搬走,他肯定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但是暗日的规则放在那里,自己晚上是不能离开这个别墅的。

    “不干净?”洛封赶忙给保安点了支烟,连忙问道,“大哥,您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说的我心里毛毛的!”

    保安深吸了一口烟,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这个地方是凶宅,真真正正的凶宅,这不用我解释了,你应该清楚了吧?”

    “凶宅?”洛封心中早已了然,但是却还是装作极为震惊的表情,“大哥,这里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晚上的说这个不吉利……”保安瞥了一眼洛封,随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南宫曦,“小子,看你人也不错,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要珍惜,趁现在走吧,你们现在应该还没被盯上,被盯上了就走不了了!”

    洛封皱了皱眉,而一旁的南宫曦却是冷淡道,“我们刚刚已经接触过了,应该算是被盯上了吧……”

    听到南宫曦这句话,顿时周围的空气都瞬间凝固了一般,保安夹在手中的烟都掉落在了地上,原本还算平静的脸瞬间因为惊恐而变得扭曲了起来。

    “你们看到她了?你们看到她了!跑不掉了,跑不掉了,我们都跑不掉了!”保安如同疯了似得朝外跑去,不过洛封早有预料,直接关上了大门,虎视眈眈的看着保安。

    然而也就是这一刻,一道阴冷的寒风戛然间吹来,不仅仅是洛封手中的蜡烛,连同南宫曦手中的蜡烛都在同一瞬间被吹灭了。

    “不好!”洛封脸上大惊,手忙脚乱的取出打火机给蜡烛重新点上,从吹灭到重新燃起仅仅只过了不到五秒钟,但是二人眼前的保安却是消失不见了。

    二人四处张望,隐隐听到了脚步声,循着声音找去,洛封在烛光微弱的光芒边缘看到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朝着地下室走去的保安。

    此刻保安大哥的表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变得有些痴痴呆呆,同时地下室的大门居然被他打开了仅容一个人侧身刚好进入的门缝,似乎觉察到了二人的视线。

    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的保安大哥突然站了起来,突然转头看向了二人,脸上的那种笑容让洛封心里发麻,因为这是在刚刚环境中那女人身上出现过的诡异笑容,这让洛封如坠冰窖,一米八的大个子在这一瞬间回想起了恐惧,脸色一片惨白……

    南宫曦在这一刻心中生出了无可遏制的恐惧,第一时间没有上前用自己的灵血来阻拦那如今行动诡异的保安大哥。

    于是在二人眼睁睁的目光下,保安大哥缓缓走入了地下室,那一扇生锈的大门在这一刻发出了一声咯吱的酸爽声,重新关上了。

    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那一幕,恐怕没人相信刚刚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诡异的进去了。

    洛封脸色很难看,他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小瞧了暗日任务,这知道现在仅仅只是半星的级别而已,要是更难一些,那是怎样的绝望啊?

    “刚刚保安的手电筒没有照到自己!”南宫曦深深地看了一眼那一闪地下室的大门,语气倒是冷静了蛮多。

    这一下洛封才想起刚才那个保安由于匆忙的想要逃离,导致了蜡烛被熄灭,而手电筒的光芒也没有照在自己身上,联想到之前中介的话语,很显然,身处在黑暗中在夜晚是极为危险的。

    不过就算点着蜡烛,那恶灵也能将其吹灭,否则自己也不会陷入幻境。

    二人回到了房间,洛封将自己陷入幻境中的情况都告诉了南宫曦,毕竟无论如何南宫曦救了自己一命,否则现在的自己会成为第二个保安大哥进入那恐怖的地下室内。

    南宫曦静静地听着,同时拿出了所有的蜡烛点燃,分别放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唯有那温暖的烛光才能给他们带来安全感。

    “看样子问题应该是在地下室了,那妍妍的妈妈应该在地下室做了一些什么,但因为一些原因没有控制住,不出意外不仅仅是妍妍,连同妍妍的妈妈应该也已经遇害,今晚就别出去了,等明天晚上我们去从另外两个租客口中打探消息!”南宫曦打了个哈欠。

    “还没到时间就那么凶,后半夜是一场硬战了!”南宫曦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小刀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上了几刀,在门上和窗户上抹了不少自己的灵血。

    洛封有些不忍一个娇滴滴的女孩这样对自己,但是一想到南宫曦的灵血能够辟邪,也说不出口阻止。

    似是觉察到了洛封眼中的不忍,南宫曦才开口道,“这里面的我们只能算是一个虚拟角色,本体并不在这里,这里受到的伤害不会带到现实,而且我的灵血也能加快自身的治愈能力,所以没问题的,第一晚我的灵血应该能够挡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