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日禁区 > 第二章 幻境
    洛封坐在欧式的名贵沙发上,有些忐忑的看着四周,因为之前南宫曦暗示了他,这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一个人在这里,哪怕还是白天,也依然让他如坐针毡。很快南宫曦带着两个人从三楼走下,洛封不由站起身来。

    其中一人是一个穿着一身风衣,带着黑框眼镜的瘦高个,还有一人是戴着帽子、模样有些平凡的女人,约摸三十岁左右,算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了。

    “看样子这一次进入暗日禁区的,只有我们四人了!”瘦高个沉吟片刻,沉声道。

    四人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并且打量着对方,很显然,这二人是和洛封、南宫曦一样的外来者,而且都是这个房子的租客。

    “都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盛慧玲,你们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玲姐,我是第三次进入暗日禁区,现在住在3-2的房间。”戴着帽子的女人优雅的坐上了沙发,虽然外貌不出众,但是却很有气质。

    “我叫陈海洋,第二次进入暗日禁区,住在3-3的房间!”瘦高个虽然强装镇定的自我介绍,但是洛封能够看出陈海洋的身体在发抖。

    南宫曦坐在了洛封的身边,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落落大方道,“我叫南宫曦,第三次进入暗日禁区,住在2-1房间!”

    三人介绍完了,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洛封,洛封也连忙自我介绍道,“我叫洛封,大家可以叫我小洛,我是第一次进入暗日禁区,住在2-2房间!”

    “你是第一次?”盛慧玲惊讶了一下。

    “嗯~”洛封欲哭无泪的点了点头。

    “先别说这个了,目前我看过了,这个房子共有七个房间,一楼两个,二楼两个,三楼三个,除去我们四个,还有三个房间,那三个房间中,分别是1-1、1-2、3-3。”南宫曦拿出纸笔在一本本子上画着。

    “这三个租客我之前有拜访过,1-1的租客是一名孕妇,1-2的租客是一名男设计师,3-3的租客是这个小区的保安!”盛慧玲也分享着自己的信息。

    毕竟现在他们四人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所有人的目的都很明确,那就是在这里活过三天!

    “今天晚上要不我们住在一起吧!”陈海洋建议道,毕竟人多力量大,虽然自己熬过了一次暗日任务,但是也就是那一次的经历让他留下了极为恐惧的印象。

    那一次的任务总共有六人参加,但是到最后剩下的就只有他一人!

    “我不建议这么做,如今才是第一晚,比起后面两天,这一天会相对而言安全一些,这一晚我们必须要收集线索,为了后面做准备,分散开来虽然会危险不少,但是却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南宫曦沉声道。

    “我也这么认为,洛封你的话今晚可以跟着我们其中一人,我们也起码度过了几次暗日任务,手中也还是有一些自保的手段,虽然很有限……”盛慧玲开口道。

    陈海洋身子一缩,很显然不想让洛封这个新人跟着他,在这里除了洛封,就他参加暗禁区的次数最少,所以不论是经验还是手段都远远不及南宫曦和盛慧玲,更不用说要带着一个拖油瓶生存下来了。

    而盛慧玲虽然主动提议,但是语气却很冷淡,很显然她也并不想让洛封跟着他。

    没有经历过暗日任务,洛封根本就不了解,为何他们都这么忌惮,好在南宫曦终于开口了,“洛封跟着我,之前已经说好了!”

    听到南宫曦这么说,盛慧玲二人不由松了口气。

    四人分享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信息,不知不觉天已经渐渐黑了,因为没有电灯,再加上之前中介的忠告,洛封在客厅里点上了几只蜡烛。

    “走吧,今晚蜡烛应该是关键,大家千万要看好蜡烛,别让它熄……”盛慧玲说着,在一旁的陈海洋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墙壁上的一面镜子。

    明明是一副很正常的镜子,但是陈海洋的身体,在此刻却像是触电一般,全身的肌肉绷直了……

    因为刚刚那一幅镜子中他赫然看到在他们身后的黑暗中,赫然出现了一张脸色无比惨白、并且双眼被针线封起来的面容!

    这张面容出现地极为突兀,令人根本都反应不过来!

    陈海洋瞬间倒退了好几步,心脏狂跳不已,他的这一番变化被其余三人看在眼里,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却只看到一面平淡无奇的镜子。

    “怎么了?”盛慧玲连忙站了起来,经历过几次,她清楚刚刚陈海洋一定看到了什么,不然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它来……来了!”陈海洋惊恐的叫道,声音格外的刺耳,他的手指向了之前那女孩出现的位置。

    气氛突然变得紧张了起来,洛封很不争气的紧紧抓住了南宫曦的手臂。

    “叫什么叫!”盛慧玲烦躁的骂道,“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过第一次暗日禁区的,就这点心理素质还不如一个新人,你好意思吗你!”

    “我……”陈海洋被训斥的没有反驳,但是还是一脸希冀的看着二女,“我们不如将自己从前几次获得的奖励手段都互相告知一下如何?这样我们好合理安排!”

    然而南宫曦和盛慧玲二女却是没有回话,就这么沉默的看着他,就如同看一个白痴一般,毕竟都互不熟悉,又怎么可能将自己的底牌公诸于世呢?

    陈海洋没有成功,无奈之下只能和盛慧玲一起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们也……”就在洛封想叫南宫曦回去的时候,赫然看到南宫曦一手端着烛台朝着之前陈海洋指的地方走去,随着烛光的照耀,洛封赫然才发现那个地方赫然是地下室的入口。

    这个地下室的入口,他们之前自然也有探查过,是一扇生锈了的铁门,关的严严实实的,与豪华的装修完全不成对比。

    南宫曦盯着地下室的楼梯微略思索了一下,转过身从餐桌上一把抓起了一柄餐刀,左手拿着烛台,右手握着餐刀,缓缓朝着地下室走去。

    “会不会太危险了,即使有线索,白天去探索会更好一些吧!”洛封忍不住喊道。

    南宫曦头也没有回道,“晚上虽然危险,但是肯定有看不到的东西,我有底牌保命,再加上你是新人,肯定会对你有一些照顾,所以你跟在我后面就行。”

    洛封想阻止,但是一想到南宫曦一个女人都这么大胆,他一个大男人要是这么怂,那还得了?

    南宫曦很快就走到了地下室的尽头,缓缓伸出手摩挲着这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犹豫了一会,就伸出手欲敲门,这让在后面看着的洛封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这个地下室绝对有问题,再加上之前陈海洋的反应,这个地方很危险。

    随着南宫曦敲门的声音响起,洛封突然感觉到周边的温度陡然间下降了不少,刺骨的寒冷让他猛地打了个寒颤,不由缩了缩身子。

    敲门声在空旷的楼梯间响起,如同敲打在洛封心中一般,突然洛封感觉自己的身后仿佛有一冰块紧贴着自己一般,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惧从心底升起。

    他僵硬的微微侧过身子,赫然间看到了一双干枯腐朽,且指甲锐利的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赫然间看到这一幕,洛封的眼睛瞬间瞪大,想要张口求救,但是身体就如被定住了一般,连根手指都动不了,至于说话那就更成了奢望。

    “呜呜呜……”幽怨的哭泣声在洛封的耳边响起,那是什么样的声音啊,仿佛来自深渊,那种绝望和无助犹如魔音灌耳一般,冲击着他的心神。

    洛封呼吸一窒,在这声音下,他分明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开始变得迷迷糊糊,眼前一片朦胧,这种感觉很漫长但是却又感觉是一瞬即逝,等到洛封的视线恢复过来时,眼前的一切都变了。

    他现在出现的位置是在一楼的客厅中,客厅的窗帘拉开,要知道原本他所在的时间段已经是夜晚了,但是此刻却是无比的敞亮,而且屋子里没有被隔过的房间,是一个四室的房子,只不过装修是一样,最重要的是屋子里有灯!

    而就在洛封惊疑的打量着四周的时候,突然门打开了。

    ————————————————分割线————————————————

    别墅的大门打开之后,进来了一个气场很强大的女人,穿着小西装,一副干练却又成熟的样子,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成功人士,只不过现在的她看起来满脸的疲惫,而且眼神中有明显的惊恐。

    她一关上门,完全无视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洛封,仿佛没有看到一半,疲倦的靠着门,眼神有些涣散。

    “你好!你是这里的主人吗?”洛封惊了一下,连忙走到了女人的面前想解释一下,以免自己被当做小偷。

    然而那女人却仿佛没有听到一半,没有任何的动作,洛封在此刻也似乎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犹豫了一会,伸出手想触碰一下女人,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手居然穿透了她的身体。

    洛封眼睛瞪大,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来,只见那女人突然裂开了嘴,并且那一张疲倦的脸以不可以死的角度扭曲在了一起,并且露出了如小丑一般诡异的微笑。

    但是她的眼神中却是惶恐的,这两种极端的面目表情出现在一张脸上,如果这一副表情拍下来,估计能吓哭不少女孩子,饶是洛封都感觉无比渗人,不由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

    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五分钟左右,一名差不多七八岁,粉雕玉琢般的小女孩从房间中跑了出来,洛封记得没错的话1-1所在的那个房间。

    小女孩手中抱着洋娃娃,很可爱,但是看在洛封眼里身体却是一片寒冷,因为他总感觉那个女孩能够看到自己,而且目光中满是怨毒。

    然而小女孩也似乎没有看到洛封,小跑着奶声奶气的叫着妈妈,穿过了洛封的身体跑到了女人的面前抓着女人的西装裙高兴的说道:“妈妈,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女人明明刚才还在变脸,在女孩出来以后,却瞬间恢复了平静,看得出来他很爱这个女孩的,因为眼神是无限温和宠溺的,面对着女孩的撒娇,他很疲惫,但也温和的说到道:“妍妍,妈今天有些累啊,所以提前回来了。”

    妍妍听到妈妈有些累了以后,主动拉着女人坐在了沙发上,很是孝顺的替妈妈捶着肩膀,女人闭着眼睛享受着,很幸福的一幕,原本一切是很正常的,当然要是那个女人的脸如果没有出现过之前那副诡异样子的话,那就更正常了。

    这一切,就像一部电影一般,而洛封虽然身在其中,但是却无法干涉,只能默默的看着。

    既来之则安之,原本惊恐的心情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他有预感,这个电影中绝对有着巨大的线索,不能错过。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这时,这个女孩忽然对女人说到:“妈妈,在客厅里我总是听到有人在哭……”

    女人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忽然闪过一丝暴戾,但是语气却很平静的问道:“妍妍,你有没有靠近地下室过?”

    “妍妍没有,因为妈妈你不让我靠近,妍妍很听话的。”妍妍柔柔的说道,“但是最近那个声音越来越大,好几次晚上我都感觉有人贴在我的耳朵说让我陪他玩……”

    一听到这个,那个女人忽然全身颤抖了几下,一下子拿开了女孩的手,显得很是烦躁的吼道,“不许多想,这只是你做梦而已,回自己房间去写作业!”

    妍妍太小,并没有觉察到自己妈妈的不一样,以为只是妈妈心情不好,很是听话的抱着洋娃娃,嘟着嘴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然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她身后,那个女人已经站了起来,并且开始全身发抖,脸上露出了狰狞而又痛苦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