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OK > 浩瀚仙秦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扭曲世界
    血腥与疯狂交织的世界全然是血色,李春秋行走在其中,感受着天地之间的道,也感受着那歇斯底里。

    独特的修行法门,充满着诡异与不可描述的黑暗。

    这便是燃烧军团吗?

    李春秋望着这个疯狂的世界,他能够感受到这方世界的过去,它曾经也是一方充满生机的世界,但是最终却变成这样的模样。

    像是感到了什么,李春秋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左手边。

    方子生?他也进来了,是被带来见什么人吗?

    李春秋望着被之前那个恶魔首领带进来的方子生若有所思。

    而方子生也看到了李春秋,李春秋就那么站在数不清的恶魔的中央,但是那些恶魔却对他视若罔闻。

    他就那么观察这个世界,似乎在寻找着些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方子生的目光,那位前辈转头过来,看向了他,似乎有些惊讶。

    然后这位前辈就像是在自己家院子散步一般走到了他的身边。

    “你如何进来了?”

    方子生闻言看了看李春秋,然后又看了看身前那位恶魔,似乎在暗示什么。

    “放心,他们看不到我,也听不到你和我的对话。”李春秋走到方子生的身边,声音轻轻的响起。

    这都听不到?

    方子生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呼出。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但是既然发生了就说明这是存在的,这位前辈或许比他想象还要更强。

    “我告知了这位恶魔,我之所以出现在这个世界之中,是因为那柄剑。”

    “魔剑‘非生’?”李春秋一瞬间便回过神来,只有那柄剑才会让这位恶魔带方子生进入这方世界之中见“大人物”。

    “是!”方子生轻声回道。

    那位恶魔首领就在他身前不远处,但是他却在和李春秋打着不知道什么主意,这种感觉让方子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而这种种不真实的感觉,让方子生越发的感受到李春秋的强大,如同深不见底的强大。

    “这么来说,你马上已经去见的是真正的实权人物?”

    “是的!”

    李春秋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样的头目总该知道些什么吧。

    比如说他们为什么会追寻这柄剑?

    又如何知道以这种方法侵蚀诸天万界的?

    另外之前李春秋看到诸天万界历史的时候没有怎么注意,现在回头看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些世界的历史或多或少都与现在流传在他的世界的神话或者历史有关。

    他有一个惊人的猜想:这些世界真是某个人创造的,而这个人甚至很可能是处于他的时代,然后用时代之中的实力残留造就了这些世界。

    想必这些人应该会知道一些相关的隐秘。

    “接下来跟着他,我会跟在你的身后。”李春秋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方子生能够说什么,面对这样一个恐怖的人物,他也只能说一句“是”了。

    越过血液涌流成的河流,再穿过一座如同巨人宫殿一般的血肉城堡,方子生一行人才见到了一座更加宏伟的血肉建筑。

    四面八方的血河汇流到这里,被导入巨大的血肉宫殿之中。

    在恶魔小头领的带领之下,方子生进入了这个宫殿,而李春秋则是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

    越过泥泞的通道,血肉模糊的地板,方子生总算是见到了他要见的“人”。

    准确的来说,这并不是一个人。

    在巨大血肉城堡之中,一个巨大的肉瘤生长在城堡的最中心,一个个修长而狰狞的触手散放在大地之上。

    巨大的独目凝视的着眼前的来人,而那狰狞的獠牙发出一阵阵恶臭。

    这是一个类似于乌贼的生命,但是显然更加的诡异与疯狂。

    在“乌贼”的头顶是一个被牢牢关上的血色大门,大门之上的血色纹路还闪烁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打开。

    方子生看着那巨大的身躯,他第一怀疑自己选错了道路,他或许不该祭献的。

    如果说这便是这条路的尽头,那这尽头他宁愿不要。

    “主人!”

    恭敬的声音从那位领着方子生来这里的恶魔口中响起。

    “有圣物的消息了!”

    “轰隆!”

    像是沉睡之中忽然被惊醒,城堡之中巨大的身躯动了起来,巨大的触手蠕动起来,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那比人还要大山近百倍的眼珠带着血丝升高,俯视着方子生与恶魔。

    方子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然后下意识地看向了身后的前辈。

    “死不了,别怕!”李春秋声音再次响起,波澜不惊。

    闻言方子生放松了些许,只是进入这里之后他耳边的嘶语又更加的清晰,让他忍不住的有些抓狂。

    他有一种感觉,如果待久了真的会疯,这就是邪神?

    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圣物?”低哑而疯狂一脉相承的声音从上空响起,只不过声音都加的洪大。

    整个城堡之中的泥泞液体都被震动,数不清的液体滴落下来,像是虚空之上下了一场雨。

    方子生的身上落了一层厚厚的莫名液体,散发着呕人的气味。

    而李春秋上面的液体则是主动散开了一片空气,但是却一个人都没有注意到。

    “这位祭祀者曾经见过。”恶魔的声音再次响起。

    升空的巨大的眼眸看向了方子生,一时间那歇斯底里的狂语更加的疯狂起来。

    而李春秋抬头看向了虚空之上的大门,这一方大门通向的似乎是另一方世界。

    李春秋有一种感觉,这后面似乎有着什么大恐怖,他可以感受到血色纹路连接的世界,那一方世界整个时空都在诡异的扭曲之中。

    李春秋默默记下了时空的位置,然后伸出了手,在虚空之上五指合拢。

    “轰!”

    城堡之中,在古怪的乌贼上空的那扇血色大门的纹路瞬间一寸寸崩碎,随即那时刻处于即将开启状态的血色大门瞬间消散于无形之中。

    “谁?”

    巨大的触手怪一瞬间发出尖锐的吼声,所有的血肉一瞬间炸裂。

    方子生捂着耳朵,七窍流血,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要彻底炸裂开来。

    而李春秋抬起头,舒展了一下筋骨。

    是时候该开始盘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