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之奇史 > 第二章 孔岚蓉
    孔岚蓉今日穿着的宗教服饰格外隆重华丽。

    她是大理孔氏的二小姐,自小在大理的玉南长大,十八岁时完成婚约与长江邦江泰华联姻。如今的大理孔氏已经是王候,并且大理有着自己的信仰——白族本主。这不同于大多中夏大陆地区信仰的佛教与道教,本主有着属于自己千年流长的文化。

    在大理玉南的古城有座世上最大的本主庙,叫做武增庙,那里香火兴旺,在南少林被灭门前,武增庙的热闹程度并不亚于南少林的佛庙,当时被齐名为南境两大最兴盛的庙堂。

    而且玉南古城的武增庙左右两边各有一棵历史悠久的大青树,现如今早已是古木参天,被称为龙脉树或风水树。是早先白族的祖先世代培育而成,传闻这两棵大青树从刚被种育的十几年里就长得极为茂盛,长成了参天大树,百姓们都把这座武增本主庙称为福地。当今高大的龙脉树树影洒进溪涧,鸟儿在栖隐的林间巢穴里高歌,空气中弥漫花树馨香。

    长江邦的信仰却是另一番景象,她走进了江湾地的一座本主庙,是丈夫江泰华特地为她建的,即使长江邦的人都信奉佛教,江泰华也希望孔岚蓉有个属于自己信仰的庙宇可以进香。

    这间本主庙方圆不过数十丈,入口的紫木门框格外窄,每次只能容纳一个成人通行,来到庙外,几十棵杉树尖叶紧密相连,本该肃穆典雅的它们在这本主庙外有些格格不入,八棵粗矮厚实的青树扭曲攘挤在庙的四周极为醒目,与大理的两棵龙脉大青树天差地别,同为南方的大理和长江邦,青树种在长江邦竟是南橘北枳的感觉,真是白费当时江泰华为了讨好孔岚蓉,想要还原本主庙的心意,又是水运又是马车拉到江湾地的青树幼苗了。

    进入庙宇内部才是别有洞天,这儿虽小但精致地五脏俱全,并排的两间瓦房中绵长幽远的香烟缭绕,正台上居中的是“十方大圣点苍圣”的本主老爷,他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威猛坐像。本主老爷两旁塑有二十多尊大小不一,神态迥异的配神。

    仰望着本主老爷的她头上缠包着蓝白相间的头帕花,耳戴两颗她出嫁时父亲孔逊赠与她的蓝水晶耳环,身穿白色右襟长衣配着丝绒红坎肩,系绣花腰带,绣着蝴蝶的湖蓝袍裙和一双红边白锦鞋让孔岚蓉浑身充满着白族色彩。

    她从香台上拿取一根长香,经香炉下镂空的火盆引着,跪在本主老爷前。

    “本主保佑,”她双手持香高举过头,“祝福我儿江流在少年英侠会①上平安顺利,这是他第一次独自涉身江湖,平日里他虽调皮,但从小就天资过人,学文习武都一点就通,而且懂事,比同龄孩子想的多…”

    “相信他一定会的,他可是我们的儿子。”这时有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脚步进到庙堂内。

    孔岚蓉转头起身,她的丈夫江泰华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也是难得听见你说这样的话,你总是对流儿严厉,也不知道当他面鼓励他。”她见到丈夫候叹笑道,随后将手中的长香插入了香炉里。

    江泰华双手抚握住孔岚蓉的双手,“严师才能出高徒。”他温柔有神的眸子和夫人对视。

    “可别忘了他也是你的儿子,你能拿出对沫儿十分之一的宠溺对待流儿就好了。”孔岚蓉顺着双手搂抱住江泰华,双手正好碰到了丈夫系绑在身后的一把新长枪,“欧维年回去了?”她顺势问道。

    “还没,但他正在收拾东西了,今天午时过后就启程回泉州。”江泰华双臂抱住孔岚蓉,双手轻柔有力地拍拍夫人的后背,他高壮的身材总能给予夫人安全感。

    拥抱过后,江泰华卸下背后的长枪——赤魄,双手低举再次展示给自己的夫人看,赤魄长枪的枪头就足有一尺半之长,是冶炼山庄②

    的庄主欧维年亲自用红晶石反复赤炼了三年而成,如今赤魄的红晶枪头已然锋利无敌,璀璨夺目。红晶枪头下是绵长的黑缨须,如此上好的缨条世间罕见,枪身则是由最难制作的马槊为芯制成,制作成功率极低,除了冶炼山庄的祖传工艺鲜有成品,枪身表面是红晶片浅裹并雕刻上千个猛虎和凤凰,极为震撼,连枪底都是用冶炼山庄独有的珍稀炼银封底镶制,整把赤魄长枪足有一丈长,光看着就让人望而怯步,简直是世间极品。

    孔岚蓉看丈夫对这把红光闪耀的赤魄爱不释手,“他把如此神器就这般赠予你了?”她抬起头看着他。

    “哈哈,当然没有,但应该如此,维年竟说将赤魄长枪借我耍三年,当作四年前我与邢师弟携手助他消灭南蛮族,救他于水火的回报,三年后让我奉还神器赤魄,到时我可舍不得还给他,他总是那么小气。”江泰华皱着眉说道。

    “他偿还了你的恩情,却可惜你的邢师弟他…可惜。”孔岚蓉感叹道。

    江泰华小心翼翼得用布条裹好赤魄,将它重绑于身后,“我向来为他骄傲。”他漫不经心地答道。

    “你时刻带着它,不嫌重吗?”孔岚蓉笑嘲道,“你原本那把叫长存者③的长枪怎么办?”

    “现在若失去它的重感我反而会陷入焦虑和不安了,”他的眼神好温柔,“至于长存者,它终于可以休息了,也许是暂时,因为我在为它物色新主人,我想流儿可以尝试着拥有它,嗯,就等他这次少年英侠大会比试回来,我就把长存者给予他,无论名次好坏。”

    “无论名次好坏。”孔岚蓉重复确认道,她十分乐意自己的丈夫可以对儿子有所偏爱,尤其是在丈夫还未得到赤魄的时候,长存者一直是他的爱枪,这次江流回来若是能得到父亲赠予的长存者,儿子一定会乐坏的。

    江泰华宠溺地对她点点头,即使已经做夫妻二十年,丈夫总是对她柔情似水,与他在战场或弟子们面前严肃端庄的样子截然不同,这一直是孔岚蓉感受到幸福的来源。

    “夫人,有件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他牵起她的手,“昨天夜里驻守九宫山的弟子来报,从三河坝运发姑苏港口的六艘商船遭遇袭击,船和六十名弟子无一幸免…”

    她从他的眼神里看见了失落,“又是通天寨干的吗?尹默那边顺利吗?”妻子温柔的问,她知道那是朝廷的货,这次出事,丈夫一定焦躁,不知如何向朝廷交差,而且牺牲了六十名弟子,他心里一定难受极了。

    “还不知道,尹默那边暂且还算安全,算时间后日清晨应该就到姑苏港口了,”他眼神黯淡地凝望着她身后那座本主老爷像,“虽说从三河坝运出的六艘船上瓷器并不是很多,但没能把朝廷的商物保护好,这始终让我不知如何向朝廷交代,这是第一次搞砸朝廷的商品,但愿我长江邦以往多次助朝廷安全走商的功劳,皇上能够记得,高抬贵手将功赎过。”

    “华,不用太过苛责自己,我们帮朝廷本来就不是分内之事,是我们对朝廷的心意,而且这两年朝廷加大各地税收,普天百姓都另寻生路,我们还无偿为朝廷效力,已经是人之常情,何况你还有个做尚书的知己老友可以为你说情。”孔岚蓉提醒他。

    “别忘了今年我们是武林大会④的头筹,我看接下来几月里我们该主动赋税,弥补这次的过失了。”他和她眼神对视。

    “不用这样惩罚自己,华,我们自己也有上万弟子和江湾百姓要养,能做武林盟主也是我丈夫自己的本领大,受之无愧。”孔岚蓉安慰道。

    “我怎么也说不过大理孔氏的人,”他嘴角浮起一抹心服的微笑,举起右手抚摸妻子的右脸庞,他注意到妻子今天穿的宗教服饰格外庄重完整,“夫人,我很少见你穿如此隆重的白族服饰来进香,今日竟这般正式地来祈祷,而且流儿到平凉山参加少年英侠会已经三日,前几日都没见你这样穿过,今天当真只是为了流儿的少年英侠会?”

    孔岚蓉将丈夫贴在自己脸庞的手握住,“今日卯时我接获了来自大理的坏消息,魔教⑤前几日攻破了宁西防线,进犯中夏,我的爹爹和大哥率军支援作战,现在好在在昔日魔教白教的宁西地区战情有所缓和,可魔教随时都会发起第二波攻势,而且距今为止已经损失了几百大理勇士。”

    他们再次视线相对,“岳父大人可有向朝廷通报?”他将她的手握在胸口。

    孔岚蓉点点头,“我很抱歉在你收获三河坝坏消息的同时又多加了一条坏消息给你,华。”她转身又点起一支长香跪在了本主老爷的面前,口中低念着保佑平安。

    “没事的,我的好夫人,岳父大人和元峰大哥骁勇善战,而且都吉人天相,再加上夫人你在此为他们祈福,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江泰华陪孔岚蓉一同跪在了本主老爷的像前,安慰道,“若是魔教再次进犯,我就亲自发兵前往大理支援!”

    她欣慰身边有着体贴的丈夫能够陪着她,“今天我们在本主老爷像面前抱怨的坏消息够多了,我们回府休息吧。”

    “你的本主一定会庇佑每日都如此虔诚的你,我先陪你回府,午时过后我送送维年兄,顺道我亲自去三河坝探查一下遭遇袭击的缘由,”他扶她起来,“回府后夫人你好好休息一下,一切都会过去的,况且事不过三,接下来一定会有好消息的…”

    江泰华的话音未落,庙外传来两声清脆的女子高呼。

    “师父!师娘!”

    她和他回头一看,是荆莺莺连跑带跳得来了。

    “什么事?如此匆忙,小心别摔着。”江泰华对荆莺莺呼道,“也别惊扰了本主老爷。”孔岚蓉轻声地玩笑道。

    荆莺莺虽然是质子,但在长江邦生活了十几年,江泰华夫妇早已把她当作第二个闺女,她总是性情开朗又惹人喜爱,是个开心果。

    只见荆莺莺低头窜进本主庙的窄门,她轻跃的步伐惊得驻停在庙外杉树上等待江泰华的雪鸮“江风⑥”连扑了好几下翅膀。

    “师父师娘,我就知道你们在这儿,刚才从崆峒派快马派人来江府传来了二师兄的消息,没找到你们,就让我来转达给你们啦!”荆莺莺喘着大气都难掩脸上的兴奋。

    “流儿怎么样?何时能回来?”孔岚蓉急切得握起了荆莺莺的手。

    “师母,我就知道您最心急!”荆莺莺嘻嘻一笑,“二师兄他不负众望,摘得桂冠,荣获第一!”

    听闻如此喜讯孔岚蓉激动地难以言表,喜悦的泪水顿时迎出眼眶,幸福得倒在了江泰华胸膛,他也心满意足地笑逐颜开。

    悬在心中的石头终于做下,她作为母亲其实并不奢望儿子获得多好的名次,只求他在少年英侠会上可以平安无事,不要受伤,四年一届的少年英侠会的桂冠分量可远比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盟主之位重的多。

    这次流儿超出预期地取得冠军,做母亲的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怀,自己的丈夫总是对儿子太苛刻,现在她看见丈夫也为儿子的优异表现而欣喜自豪,感到十分满足,今后丈夫总不会再严厉对待流儿了。

    “夫人,你看,我就说事不过三,这下流儿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我们长江邦在江湖武林中又能名传千里了。”他畅快地将手搂住她的肩。

    “莺莺,那流儿什么时候可以回来?我要亲自下厨为他做喜欢吃的菜!”孔岚蓉擦去幸福的泪水。

    “那人说估计江流明天就能回到江湾地了。”荆莺莺道。

    江泰华抚了抚她的肩,“我们还要办一场晚宴,请来江湾地最好的曲师,呈出最可口的美酒,烹饪上等的野味和鲜美的江鲜,让全长江邦的人共同为少年英侠流儿庆贺!噢!夫人、莺莺,我们赶快回府,我要将我儿子夺得冠军的事告诉维年兄,但我还得收着点自己的情绪安抚他的儿子失利,免得我太过激动让他小气得把赤魄要了回去…”

    她第一次听到丈夫为了流儿激动地语无伦次喋喋不休,此刻她幸福地靠在丈夫肩上,无论他讲多少关于儿子的废话她都愿意听。

    ①少年英侠会:由江湖武林门派自发组织,各门派16~21周岁的少侠方可参加,每四年在崆峒派平凉山举办一次。

    ②冶炼山庄:位于中夏大陆东南方位的泉州,是个锻铸兵器的门派世家,目前庄主是欧维年。

    ③长存者:在江泰华未得到“赤魄”前的称手长枪,由欧维年制作,是一把上好的轻银枪。

    ④武林大会:一年一度的武林大会,由江湖名门正派共同参加,已有百年传统,由少林方丈和武当掌门住持,十五年前朝廷涉入作为观赏武艺的活动,头筹为当年的武林盟主,享有一年免税收的奖励。

    ⑤魔教:藏圣教,位于中夏大陆外的西南方向,1373年的时候藏圣教入侵中夏大陆,被先帝用财宝摆平,如今不接受朝政的赋税,脱离中夏大陆,被凤阳王朝称为魔教。

    ⑥江风:江泰华年轻时在天雪派收获的灵兽雪鸮,与江泰华形影不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