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草,听说我是你的白月光呀 > 第四十六章 要相信自己
    宋宁点头,她深以为然,以后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为了这些不必要的麻烦和不想浪费学习时间,她觉得她可以忍着,绝对不能再学校里打人!

    秦国安无奈地看着李素和宋宁一个敢说一个敢听,身为祖国的园丁,他不得不要批评李素的教育孩子的方法了。

    “秦老师,刚才我是不是很厉害啊?”李素收起了张牙舞爪,笑眯眯地问秦国安。

    秦国安好笑地点头,低头就看到李素的装扮,他呼吸一窒,觉得自己又呼吸急促起来。

    第一次见到李素时她一身浅蓝色旗袍,优雅馥郁的像朵白玉兰。

    而此时的她,像是一支娇艳欲滴的红玫瑰,正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宋宁敏感地觉得她此时不应该在这里,于是面无表情地说:“秦老师,小姨,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上课了。”

    李素随意点头,“等你放学我们一起吃个饭,去吧。”

    宋宁出了办公室,深呼了一口气,才慢悠悠地走到教室门口,正巧这时下课铃声响了,宋宁竟有几分难过,又错过了一节她喜欢的物理课,唉。

    宋宁进了教室,肖安安一眼就看到她,这一个下午不见宋宁的身影,她还纳闷呢,宋宁终于出现了。

    “阿宁,你干嘛去了,你最喜欢的物理课你都不上了?”肖安安不觉得宋宁像是逃课的人,更何况是宋宁最喜欢的物理。

    “嗯,刚才有点事。”宋宁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句。

    肖安安见宋宁不想说,即使心里好奇的不行,可是见宋宁兴致不高,只好闭嘴不问了,又说起别的话题,“刚才听物理老师说下周一就要月考了呢,唉,也不知道这次月考难不难。”

    宋宁点头,“你放心吧,只要你认真把我写的笔记和压得题吃透了,绝对能进前二十。”

    肖安安突然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阿宁,我发誓这次我一定要好好考!”

    身后的裴景默默听着前面两个女生聊天,好在宋宁并没有将打人的事放在心上,他心里松了口气。

    下午放了学,宋宁和李素吃了一顿饭,李素接了一通电话,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宋宁晚上回到宿舍打开书包的时候,才发现李素在她书包里又放了一沓钱,宋宁心情感激又沉重,她欠李素的越来越多了。

    夜里,宋宁又给肖安安进行了魔鬼训练,效果好的让肖安安喜极而泣,以至于早上早读前秦国安就宣布了下周进行月考的时候,她竟然还有几分跃跃欲试。

    肖安安觉得自己有点飘了。

    教室里的同学们却是一片哀嚎。

    “别吵了,大家要好好考,这次考完要举行家长会的,别让自己的父母失望,好了,早读吧。”秦国安说完就走了,英语老师才进教室盯着学生进行英语早读。

    体育课时,好多学生因为马上要考试了有了紧迫感,跑步的时候手里都卷着英语单词在背诵。

    肖安安和宋宁在最后一排跑步,看到这样的情景,肖安安才知道宋宁说的话是有多正确,一中没有笨人,更没有懒人,这里都是聪明人的地方,现在比的就是谁比谁更聪明更勤奋了。

    早上那点跃跃欲试和膨胀像是肥皂泡一样,被眼前的景象给戳破了。

    宋宁看出了肖安安的想法,安慰道:“相信我,更要相信自己。”

    体育老师见他们没心思上课,索性解散了队伍自由活动。

    林照白跃跃欲试要组织他们去打羽毛球,肖安安第一个就拒绝了。

    “我要回教室,还有份物理卷子没做完呢。”

    林照白失望,不过也不能说什么,他可是知道肖安安最近学习有多刻苦。

    林照白自己也是学霸,不然成绩不可能一直紧跟着裴景。

    肖安安被三个学霸环绕,压力自然很大,这时候也不敢放松自己。

    “好吧,我陪你一起回去。”

    宋宁止住了脚步,说:“那你们先回吧,我晒会太阳。”

    肖安安抬头看看阴云密布的天,哪来的太阳?

    “打羽毛球吗?”裴景上前问。

    宋宁摇头,不想动。

    裴景觉得她不对劲,看她走到双杠前两三下就弹跳坐了上去,裴景也跳上去坐她跟前。

    “怎么了?”

    “我在想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不用再考试。”宋宁回答,她欠李素的太多了,她只想快点长大赚钱让李素和奶奶过上好日子。

    裴景笑了,宋宁居然还会怕考试,以她的能力分分钟就是年级第一,有可能把他都会挤下去。

    “虽然考试把人分成三六九等,似乎只有成绩才能体现一个人有多少价值,不过这也算公平,因为长大了进入社会就不只是看成绩了。”看长相看学历看工作看能力看家庭富裕还是贫穷,社会太复杂,宋宁却还是迫不及待想要长大。

    “瞎想什么呢,我们还要上好几年学才会学着长大。”裴景笑着说。“也许等你真长大了,还会怀念上学的时光呢。”

    裴景从来没担心过这些,他出身富贵,学习也是不费劲的保持着名列前茅,在所有小伙伴心里他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以后随随便便的就能考上名牌大学再出国留学深造,回国后进入家族企业,一生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

    他却从来没想过以后要做什么,有点迷茫。

    宋宁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快要下雨了。”

    话音刚落,雨点就密密麻麻的砸下来,两人下了双杠跟着操场上的人匆忙跑进了教学楼。

    大雨倾盆而下,雨幕中的世界也渐渐模糊了。

    潮湿的冷空气从窗户缝里钻进来,坐在窗边的宋宁瑟瑟发抖,裴景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粉色的大热水袋抱起来就去水房接满了热水,仔细拧好又不放心的倒扣试了试漏不漏水,才回了教室递给宋宁。

    宋宁从小就怕冷,小时候她没有棉衣,穿的都是宋明珠穿旧的旧衣服,并不是很保暖,每到冬天都是手脚冰凉的度过。

    更何况,那年冬天落了水。

    想到这,宋宁转身看裴景,没想到却和裴景四目相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