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草,听说我是你的白月光呀 > 第三十一章 蜜糖和砒霜
    宋宁的心跳得飞快,不敢置信地看着裴景。

    裴景冷冷看她一眼,说:“不然呢?”

    “你没回家?也没吃午饭?”宋宁一想到裴景等她居然没吃午饭,她就管不了自己跳得飞快地心了,只担心裴景饿肚子。

    “现在还早,不然你去吃点饭去?”宋宁小心地建议道。

    裴景撇头不看她,哼了一声说:“饿不死。”

    宋宁沉默了几秒,从书包里取出银行卡,放到他的桌子上,说:“我今天才看了卡里有多少钱,我觉得我不能要。”

    裴景脸沉了下去,努力压下自己的心头火,低沉着嗓音说:“我之前就说过了,这个给你了就不会再收回了,你若是不想要就扔了。”

    “可是这······”

    “闭嘴!收回去!”裴景喊了一声。

    宋宁见裴景生气了,咬了咬嘴唇,慢慢将身子转了过去,脸上没什么表情,心中却有一丝委屈,凶她的人多了去了,她不在乎那些人,所以也没有一点委屈。

    可是,裴景的一句“闭嘴”,让她有点破防了,一丝委屈被慢慢放大,她站起身就出了教室。

    裴景不只被宋宁气到了,更是气自己,后悔自己一时激动凶了她,他叹气,迈起长腿就追上了宋宁,拉住她的胳膊,说:“对不起,我不是凶你。”

    宋宁也知道,自己没什么资格和裴景生气,她只是觉得,也许她真的是将裴景过于美化了,他有缺点有脾气,她不能因为他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就生闷气。

    也许,不如和从前一样好了,远远地默默地看着他就好。

    宋宁推开裴景的手,平静地说:“我只是去接杯水。”

    说完,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裴景看着宋宁的眼睛,那双眼睛已经没有了从前看到他的光彩,他能看出宋宁心里对他的那点松动又坚固如铁了。

    裴景后悔了,不就是一张卡吗?她若拿着心里有负担,那就给一张没有负担的,他为什么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

    两个人僵持在那里,沉默的气氛让两个人都不知该怎么开口。

    “宋宁,银行卡是我妈妈给你的,并不是我的主意。”

    宋宁点头,她还记得裴景的妈妈,温柔又知性,是她心中羡慕又想拥有的妈妈。

    “不是可怜你不是施舍你,只是因为把你撞伤才有的赔偿。”裴景知道宋宁心里在意什么,他还记得宋宁伤痕累累的腿,她一瘸一拐地样子还浮现在他眼前。

    “不管是谁,都会赔偿的。”裴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回头拿起桌子上的银行卡放到宋宁的手上,“没必要有心里负担。”

    宋宁手里拿着银行卡,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心中无可奈何,裴景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再拒绝,两人也许会吵得更厉害。

    宋宁去接水,回来裴景已经不在教室了。

    宋宁心中松口气,她从兜里取出卡又放进钱包了,无奈叹气,难道真是自己无故找事了?

    裴景等了自己一中午,没回家没吃饭,只为要帮自己搬宿舍?

    裴景什么时候对别人这么好过,昨天淋雨发烧又晕倒了,听校医说李素没来的时候也是裴景照顾的自己,甚至不让肖安安插手帮忙,今天何璧和张扬不道歉,裴景又帮了她。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什么时候裴景这样渗透到自己的生活中了?

    宋宁不知道这个发展是好还是坏,可是却知道自己的情绪已经随着裴景而变化了。

    宋宁觉得自己被眼前的蜜糖一时糊住了双眼。

    不过,宋宁不冷静地想,裴景若是砒霜,她也能面不改色吞下去。

    下午,肖安安早早到了学校,兴高采烈地对宋宁说:“阿宁,下午放学我们一起搬宿舍吧,下午我爸爸就把我的行李送来!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自由啦!”

    宋宁兴致不高,随意点点头,没怎么搭理她。

    肖安安早就习惯她这个态度了,兀自沉浸在自由的心情中。

    谁知,肖安安发现了宋宁一个下午也不说一句话才看出她心情不好,肖安安悄悄转身问后面的林照白,“小白,你有没有发现阿宁有问题。”

    林照白呵呵一笑,说:“有问题的何止宋宁啊,你没看出阿景也不太对劲吗,这家伙一中午没回家呢。”

    肖安安想了一下,惊恐地张着嘴巴,半天才指着他们说:“他俩不会是吵架了吧?”

    “才看出来啊,”林照白捂着嘴巴靠近肖安安说,“你说他俩吵架,我们该帮谁?”

    “废话,当然帮阿宁,她多好的脾气啊,谁说她坏话她连理都不理的,可是今天裴景居然让宋宁有了生气的表现,可见是很生气了。”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啊。”

    宋宁无语地听着两个人的悄悄话,不由自问,难道她真的有这么明显吗?

    裴景听林照白和肖安安的话,心里的后悔更甚了,想主动说话又觉得丢了面子,只好这么耗着,直到放学,两人也没有一个对视没说一句话。

    下午放学,宋宁先回了宿舍开门,没一会儿肖安安就领着自己的父母大包小包的进来了。

    宋宁连忙放下手中的笔上前帮忙。

    “你是宋宁吧,常听安安提起你呢,”肖母温柔地开口,“多谢你平时照顾安安。”

    “叔叔阿姨你们好,平时是肖安安照顾我偏多。”宋宁虽然知道是肖母的客气话,可是也不得不纠正一下。

    “好好好,你们以后住一起就互相照顾啊。”

    肖安安的爸爸一身西装革履,一副商务精英的模样,说气话来却是十分幽默,“安安,我都不知道你还会照顾同学呢?我只记得你从前只会欺负同桌小胖呢!”

    “爸,那是我七岁的事啦,你居然记到现在!”肖安安恼羞成怒地跺脚。

    “当然啦,我家闺女的光荣事迹我哪件不记得,人家小胖被你打地流鼻血,都还要来家里找你玩呢!”

    “诶呀,爸,快闭嘴闭嘴,这么丢人的事情就不要说啦!”

    宋宁看着一家三口嬉笑,心中有多少羡慕她自己已经感觉不到了,也许真是应了别人说的那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