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草,听说我是你的白月光呀 > 第十三章 谁也救不了
    李素收拾了宋宁,抬头看秦国安,不自觉地带上了职业微笑,说:“秦老师,宋宁给您添麻烦了,多谢您的今天的帮忙,不如这样吧,我做东请秦老师吃顿饭算是我向您道谢。”

    眼前的女人风姿绰约,笑容温婉,秦国安一时怔愣,回过神扯着嘴角笑了下,说:“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宋宁的班主任,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只是,宋宁这情况到底是······”

    李素看了眼默默站在一边的宋宁,连忙微微摇头,秦国安会意,也就止了话。

    李素拉过宋宁说:“你先去小姨宿舍,小姨和秦老师说几句话。”

    宋宁点头,慢吞吞地迈着步子去李素的宿舍。

    宋宁一路上碰到了很多人,有步履匆匆的年轻人,有打情骂俏的小情侣,有白发苍苍的老夫妻搀扶着从她身边走过,宋宁心中喟叹,这一个个生动的脸庞为什么在她心里总是黑白灰色?

    遮天荫地,灰暗如影随形,光亮什么的,似乎是有,只是她摸不着看不见,唯有感受到一点温度,就让她在灰暗中前行,追着她的那束光。

    这也是她的小秘密。

    宋宁很快到了李素的宿舍,放下书包就整理了李素的化妆桌,瓶瓶罐罐杂乱无章地堆在桌子上,护肤品化妆品琳琅满目,宋宁不认识这些牌子也知道这些东西很贵。

    宋宁停住了手,放弃了,只好坐在椅子上等李素回来。

    半个小时后李素才匆匆赶回来,火急火燎地递给宋宁几张百元大钞,说:“今天酒店有点忙,小姨没办法照顾你了,你自己出去买点吃的。”

    宋宁摇头并不要她的钱,李素给她的钱,她从来不要。

    李素瞪了她一眼,气得一把将钱塞到宋宁的怀里,说:“不是白给你的,明天安排你来兼职。”

    宋宁听了才接过,背起自己的书包,说:“我去图书馆写作业了。”

    “行吧,早去早回啊,还有放心在这里住下,他们找过来了我帮你骂回去!”李素说起这个就气得火冒三丈,李素是老来得女,和大姐李简相差了十几岁,小时候姐妹俩关系还算尚可,等李简嫁人后,姐妹俩因为什么事吵了架,从此两个人势如水火不相往来。

    宋宁点头,不置可否,如果李简是骂一顿就能解决的话,那小姨是小看了她这位大姐了。

    宋宁走出酒店就听到喊她的声音,宋宁转身,发现秦国安站在车边并未离开。

    “秦老师。”宋宁一时不知该怎么面对秦国安了,此时她心里的清高孤傲有点可笑了。

    也许现在在秦国安眼里,她只是个备受欺负逆来顺受的小可怜吧,正常人听说这样的事后都会泛滥着大把的同情心,一边可怜着一边若无其事地看着。

    还能怎么办呢?能助她脱离苦海,喜得重生吗?

    谁也救不了······

    想到这里,宋宁的心更冷了,脸色也灰暗了,像是遮了一层厚重的面纱,将自己作茧自缚,虽然禁锢在黑暗中,但这层束缚却能保护着自己不受伤害。

    秦国安看着眼前的女孩神色黯淡,穿着一身肥大的校服,更趁得她瘦弱如麻杆,再想到听她小姨讲过她遭受的一切磨难,他突然懂了,为什么他第一眼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有种不是池中物的感觉。

    这样的女孩,只要能撑过去所有的黑暗,未来必是一片坦途。

    只是,现在还在黑暗中的女孩子,似乎,将生人勿进、离我远点、有事没事都滚的气息散发的淋漓尽致。秦国安为难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帮她,或者说她愿不愿意让别人帮助。

    而且,物质帮助好解决,重要的精神帮助该怎么办呢?

    “宋宁,你小姨说让我带你去吃饭,”秦国安按下心中的想法,笑着对宋宁说。

    宋宁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还有事。”

    秦国安果然预料她会拒绝,又再接再厉,“不行,你小姨专门交待的,我身为你的班主任应该为我的学生服务,快走吧,我还叫了肖安安呢。”

    宋宁诧异地抬头,她和肖安安相处这么多天来,肖安安无微不至地照顾她,丝毫没有一丝厌烦她死气沉沉爱答不理的样子,反而几次为了她挤兑说三道四的同学。

    宋宁心里虽然有所触动,只是不敢深交,毕竟曾经不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她以为她可以信任并交心的朋友其实只是宋明珠找来设计她嘲笑她的,一朝被蛇咬,她早已经对所谓的友情害怕了。

    肖安安,会是下个杜海秋吗?宋宁已经不敢赌了。

    宋宁摇头的时候,秦国安已经不由分说地推着她到了车边,长臂拉开车门就将宋宁推上去。

    宋宁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心里的怒气已经到达顶峰,忍了忍,最终还是放开了拳头,不予理会了。

    秦国安心虚地长吁一口气,对这样油盐不进的女生,只能先斩后奏了。

    车终于平稳地出发了,秦国安在后视镜上瞅了阴沉着脸的宋宁,后知后觉发现这个孩子生气了,他低头轻笑,还是很有脾气的嘛,少年人就应该这样该笑就大声笑,该生气就要发脾气,这样的孩子更加鲜活,而不是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平静地像一潭死水。

    秦国安开车开了半个小时,宋宁昨天在警局没有睡好,这时候也顾不得生气了,没一会儿就闭着眼睛睡着了。

    秦国安到了地方将车停好后并没有急着叫醒宋宁,从后座拿出一条毯子给她轻轻盖上。

    秦国安下了车就见到几个还在向他跑来,肖安安咋咋呼呼地,额前的几根呆毛高高翘着,不管何时何地都特别注意形象的肖安安此时也顾不得了。

    “秦老师,阿宁呢?”肖安安急切地问。

    秦国安看着肖安安的几根呆毛好笑地说:“在车上睡着了。”

    秦国安又看到肖安安后面的林照白和裴景,有点讶异,问:“你们俩怎么也来了?”

    林照白爽朗一笑,“肖安安说秦老师要请客吃饭,我们也过来蹭顿饭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