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宿主她又混成了团宠 > 第十七章 修仙文里的闯祸女配(17)
    玉龙山离着黑蜘蛛的领地并不远,再加上蛛垣本身也是个法力高强的妖怪,因此来回也只用了半天时间。

    结果等他抱着一兜的雪葡萄回来后,看到的却是让他怀疑人生的一幕。

    “吱吱……”

    蛛闵戳了戳小蛇,又瞪大了眼睛看向阮软。

    “二爷爷问你叫啥。”

    “嘶嘶……”

    小蛇摇着尾巴往蛛闵手上蹭,虽然蛛闵听不懂他说啥,但是声音能听出来还是很欢快的。

    “他说他们都叫他殇龙。”

    阮·翻译软件·软:这画面……

    就离谱!

    “吱吱……吱吱吱……”

    “殇龙啊,我知道,你们也挺惨的,就为了一滴泪,命都得搭上……”

    阮软声音顿了一下,心头突然生出一丝疑惑。

    不就是眼泪吗?当初殇龙给她哭了一大碗呢,怎么就因为一滴泪搭上命了?

    “嘶嘶嘶……”

    “我哭不出来,他们就打我。但是我还是哭不出来。”

    “吱吱……”

    “唉,这也不能怪你。”

    蛛垣在外面站了许久,从一开始的脑子嗡嗡到后来的脑子嗡嗡嗡只用了三分钟,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已经先脑子一步开了口。

    “不是,你俩干啥呢?跟那条蛇吱吱啥?它又听不懂。”

    “没事,咱们乖乖能听懂啊!”蛛闵两只眼睛跟放光似的,把阮软往蛛垣跟前推了推,“不信你问乖乖!那条小蛇都在说啥乖乖都知道!”

    阮软下意识站直了身体,脑子里的那根筋猛地绷紧了,像是一下子回到了她幼儿园被她妈推到亲戚面前表演数数的时候,哦就那种掰着手指头从一数到九的那种……

    “他问大爷爷是谁。”

    “我跟他说这是大爷爷,他在那叫爷爷呢。”

    阮软绷着脸,表面看起来一本正经,脑子里嗷嗷地喊着不带停的。

    “卧槽,他是这么说的吧?他刚刚是叫爷爷了吧?卧槽卧槽卧槽,我没翻译错吧?救命!这语言转换器靠不靠谱啊?翻译错了怎么办啊?卧槽!我死了我死了!救命!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

    蛛垣狐疑地盯着阮软,盯得阮软腿肚子直发颤。

    又一脸怀疑地扭头看向那条正欢快地朝着他嘶嘶嘶的小蛇,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

    “嘿,你看你这蛇,爷爷是这么叫的吗?来跟我学,吱吱!”蛛闵老大不乐意了,还没叫自己爷爷呢怎么先叫蛛垣了?

    “嘶嘶!”

    翻译阮件:“他在喊你爷爷。”

    “唉,你这发音不对啊!来,继续!”

    “吱吱!”

    “嘶嘶!”

    “爷爷!”

    “吱吱!”

    “嘶嘶!”

    “爷爷!”

    ……

    蛛垣看着仨妖一个吱吱、一个嘶嘶、一个爷爷,感觉自己脑壳疼。

    妈的,老二自己脑子有问题就算了,还要带坏他的乖乖!

    “你要教你自己教去!”蛛垣捏着蛇尾巴往蛛闵怀里扔,“滚滚滚,我的宝贝乖乖还累着呢,没空给你俩吱吱嘶嘶吱吱嘶嘶。”

    “爷爷,你别捏我尾巴,捏那里我头晕。”阮软盯着蛛垣满是复杂的眼神,指了指小蛇,“他这么说的。”

    蛛垣一哽,嘴角抽了抽,面上有些挂不住了。

    他伸手又把小蛇从蛛闵怀里掏了出来,两根手指头捏着它的尾巴晃了晃,“我就捏你尾巴,咋滴?你爷爷捏你尾巴你还不乐意了?啊?”

    小蛇使劲抬头,想去够蛛垣的手,但是头太晕了,刚抬起来又猛地沉下去,跟被吊着腿做仰卧起坐似的。

    “你说你多大人了,跟孩子计较啥?”

    蛛闵心疼地把小蛇接回来,又偷着在蛛垣手背上狠狠拍了一下。

    黑蜘蛛一族因为生育艰难的原因,对族内孩子都极为宠爱,连带着看到别族的小崽子也会多加照顾。

    但是吧,老小孩老小孩嘛,偶尔几个上了年纪的老蜘蛛跟小崽子们闹玩也是常事,尤其是黑蜘蛛族的大爷爷跟二爷爷,性子最为跳脱,有时候宠孩子宠的不得了,有时候又暗搓搓想把孩子惹哭。

    蛛垣把手背到身后,冷哼了一声,“护着它干嘛,今晚就炖了喝汤了,有啥好心疼的。”

    “说啥呢说啥呢?把孩子再给吓哭了!”蛛闵白了他一眼,又摸了摸小蛇脑袋,“乖,不怕哈,你大爷爷净吓唬妖,刚才还吵吵着让我给你治伤来着。”

    “谁吵吵了?”

    阮软看他俩快打起来了,连忙拉住蛛垣的手,“爷爷,刚刚小蛇又叫你爷爷了。”

    “哼,还算乖巧。”

    “屁,你怎么知道叫的你?明明是叫的我!”

    阮软:……

    俩幼稚鬼。

    “你以为我稀罕吗?他能有我家乖乖好吗?我家乖乖叫我一声爷爷我能乐上一天!”

    “嘿,乖乖也是我孙女!她也叫我爷爷,小蛇也叫我爷爷!我比你多一个孙子!”

    俩妖越吵越厉害,阮软见惯了这阵势,自个儿跑一边儿吃雪葡萄去了,只剩下一条小蛇瑟瑟发抖。

    “嘶嘶……”

    小蛇抖了抖,突然变成了一个三岁大的小男孩。

    蛛闵手忙脚乱地把他抱稳了,还没等稀罕一下呢就被蛛垣抢过去了。

    蛛闵:……

    阮软朝这边瞥了一眼,见怪不怪了。

    想当初不知道谁家的小老鼠跑到这里来也是这个待遇。

    她叹了口气,看这样子,殇龙肯定是要留下了,只是不知道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要不跟两个爷爷商量一下?

    虽然他们看起来不靠谱,但是……

    “哎哟,爷爷的好乖乖,让爷爷亲一口!”

    蛛垣吧唧一口亲殇龙脸蛋上了,“哎哟,这小崽子长得好看,看看着眼睛这嘴巴,咋这么稀罕人呢!”

    阮软:还是算了,太不靠谱……

    蛛闵见阮软一脸无语地背过身去,偷偷跟蛛垣使了个眼色,无声地开口,“骗过去了。”

    蛛垣点点头,没敢回头看阮软。

    黑蜘蛛一族再怎么喜欢幼崽,也不可能放任别的崽子伤害自己族中的幼崽。

    但是……

    他叹了口气,看着怀里的孩子,脑海中响起天机阁长老的话。

    “她带着任务而来,完成任务便走。”

    “成,则天下安;败,则万族亡。”

    他一直在想他的乖乖会带着怎样的任务来,却不曾想,竟是要用命来换另一只妖的命。

    这条蛇刚出现的时候,他就从阮软的态度上知道了,这条蛇不能死。

    他的乖乖不想救,但又必须救。

    “你这小子,以后可得好好护着你乖乖姐姐,听到没有?”

    既然乖乖还要回到三千年后,那他们就竭尽所能为三千年后的乖乖铺好路,至于他们……

    他心里叹气,若是他们那时候还活着,乖乖又怎么可能只提到蛛儿。

    害,都活了这么久了,早就活够了,只要几个小崽子能好好的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