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宿主她含萌量过高 > 第14章 高IQ的真千金超爱埋雷(14)
    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距离自己脚伤痊愈还需一段时日,这段时间也不能浪费,她要好好想想下一步要怎么做。

    两周后,棠梨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休养期间除了和虞熙辰视频聊天外,她还仔细研究了一遍棠氏集团现阶段所有在经营项目。

    棠卿的工作能力虽可圈可点,但他用错了人!

    棠梨查到于静经常将棠氏集团的重要文件卖给敌对公司,所以现在的棠氏集团看上去虽然家底雄厚,但实际上已经岌岌可危。

    不过让她疑惑的是于静明明可以和棠卿好好的过日子,那为什么要存心搞垮棠氏集团呢?

    不对,她一定是遗漏了什么重要的情节!

    再次看了一遍原著,仍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总该不会是于静疯了不想过富太太的日子了吧?

    【叮,友情提醒,宿主你忘记看番外了。】

    棠梨:“……”

    她第一次翻到番外的时候瞄了一眼,不就是棠卿和于静的幸福生活吗?有什么好看的?

    既然啾咪发话了,那她还是好好看看吧,万一有什么重要信息呢?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棠卿和于静结婚三年后棠氏集团的状况越来越差,棠木铁也突然暴病而亡,棠卿发现了于静的不轨之心,但于静竟说所有的事都是虞熙辰逼她做的,也是从那时开始,虞熙辰再也不和于静来往,最后棠卿和于静两人虽未分开,但也不似从前那般恩爱了。

    后面还有一章棠木铁的独白,他竟早就对华青梅起了杀心,只不过计划还没来得及实行就发生了车祸,随后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但是书中并没有写于静为什么出卖棠卿,看来应该还有另一层隐情啊!

    唔,时间不早了,要赶紧睡觉,她这一百八的高智商可不能浪费,是时候要去棠氏集团闹一闹了。

    次日,棠梨穿了一件新衣打扮的漂漂亮亮去了公司。

    她虽然没去过几次棠氏集团,但前台还是认识她的,看到棠梨就将她带到了电梯旁。

    棠梨进电梯后大厅里的几个同事就小声议论了起来。

    “刚刚进去那位是董事长的千金吧?长得可真好看,说话柔柔弱弱、彬彬有礼,并不像网上说的那样嚣张跋扈啊。”

    “棠小姐对别人都慈眉善目的,唯独对于助理恶语相向,说来也是,我要是有这样的准大嫂也会整日和她吵架。”

    “对,上来她来的时候和于助理争吵了起来,棠总为了护住于经理还和棠小姐吵了一架呢!”

    “那这次她不会又是来吵架的吧?”

    “谁知道啊,咱们暂且看看吧!要是能将于助理赶走最好不过了。”

    “是,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还不是老板娘就整天对咱们指手画脚,这要真是老板娘,还指不定怎么作呢!”

    “说的也是,行了,咱们赶紧工作吧,否则一会儿经理该骂了。”

    棠梨一上楼就看到在工位上打盹的于静,她不悦的走过去敲了敲她的桌面,冷冷的开口:“上班时间不要睡觉!”

    于静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到棠梨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随后冷笑着低下头,家里找不到发泄口,这是来公司刷存在感吗?

    按理说董事长的千金来公司助理是应该站起身来招待的,于静资历最浅,这些端茶倒水的工作理应她来做,如今她坐着不动,这让其他的助理很不满意。

    棠木铁的首席助理吴琅微笑着走过来开口:“棠小姐好,董事长和棠总没在公司,不过也马上要过来了。”

    话音刚落,一身西装的棠木铁和棠卿就走了进来。

    看到棠梨棠木铁皱眉,“你怎么来了?有事?”

    棠梨还未开口,棠木铁就不耐烦的让她进办公室,棠卿则是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棠梨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满脸笑容,“爸爸,我在家里着实无聊,想来找你讨个工作干干。”

    棠木铁像是看神经病似的看着棠梨,不可置信的问:“你疯了吗?来公司你能做什么?清洁工?前台?或者是文员?”

    对于棠木铁看不起她的这个态度棠梨一点也不觉得吃惊,毕竟原主之前的表现确实很像是不学无术的大小姐,可她今日就是来找茬和埋雷的,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回去?

    “我大学学的专业是电子计算机专业,我觉得我可以做项目经理,爸爸觉得呢?”

    棠木铁冷笑了一声,显然是不相信棠梨的能力,“你还是赶紧回家吧,别给我添乱,等年后我让你去我朋友的公司做文员!”

    “爸,我大哥是棠氏总裁,我只要一个小小的经理都不行吗?还是你不相信我的能力?”随后眼睛有意无意的扫着外面,讽刺的问:“就算我再不济也比于静强吧?她能靠关系做总裁助理,我为什么不能靠关系做项目部经理?爸爸总是偏心,爸爸总是向着外人,但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

    棠木铁觉得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棠梨说话不留情面他早就见识过了,可在家里如此也就算了,如今在公司她就得乖乖听话!

    “小梨,我是你爸,你不应该这么跟我说话!小静她聪明好学,不像你整日无所事事,赶紧回家去,否则我叫保安了!”

    棠梨是专业的,一般的时候不笑,除非忍不住,“哈哈哈,爸爸,笑死我了,哈哈哈,你说这话不觉得脸红吗?要是我,我可能会脸红的无地自容。”

    就在棠木铁想呵斥她的时候棠梨收起了笑意,“自从于静进棠氏集团后做错事的消息经常被传出,你与大哥无底线的包庇使于静不止不反省反而还越来越放肆,工作也更加不用心,去年于静不是不小心将招标文件做错了吗?大哥非但不惩罚还反倒夸她工作辛苦,这些可都是网友们扒出来的,我可没乱说,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她聪明好学的。”

    她现在真的很想将于静出卖公司的事告诉棠木铁,但棠梨知道即使自己说出来他也不会信,还是等他自己发现吧,反正这棠氏集团早晚都要破产,她只是想让剧情发展的快一点而已。

    “棠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