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上的日子之转校生 > 第六十四章 不明尸体
    罗成和其他四人通过了初选,连同前面的四人,共有八人进去了复试。

    所谓复试其实就是面试环节,在这之前,罗成四人跟着工作人员简单参观了一下公司,对金元集团有了一个初步认识。

    等参观结束,罗成等四人被要求回去等通知。

    临走时,罗成撇了一眼刚才宣读他简历的女孩,那女孩正好也在看他。

    罗成心中不禁一悸,他自警校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刚刚的那一下对视,竟让他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心动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被他给掐灭了,他现在可没时间卿卿我我,儿女情长。

    罗成没有再回警局,而是在金元集团附近租了一间小屋。

    果然,中间隔了不足两天,罗成就接到了面试电话,丝毫不意外,罗成获得了其中一个席位。

    而另一个则是由左轮获得,这点真的有些出乎罗成的意料之外。

    面试时就像做政审一般,恨不得把他们地前世今生都给扒拉出来。

    不过罗成均一一应对,未出现丝毫破绽,反而因为现场表现冷静,临场发挥好,受到评委的认可。

    面试现场的氛围,让罗成感觉他们不是来应聘保安,是来担任总经理的。

    不出意料,他们被要求第二天就要上岗,暂时负责夜间巡逻,主要巡逻区域为设备区。

    至于是什么设备,也没人告诉他们,只是交代他们负责好安全事宜即可。

    总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不该说的不说,不该看的不看。

    他们的任务就是确保设备区的安全,其他无关的事,一概不要过问。

    说上岗就上岗,罗成和左轮十分巧合的又分到了一组,左轮好像很开心,但罗成却摆着一副臭脸,一百个不愿意。

    要说左轮这人脸皮真够厚的,罗成不搭理他,他仍喋喋不休个不停,东扯西拉的,没有一句是罗成感兴趣的话题。

    罗成只能应付的“嗯”,“是的”,“你说的对”!

    但就是这样,也挡不住左轮像苍蝇一般,“嗡嗡”地在罗成耳边萦绕。

    两人分管的装备区在金元集团总部大楼的后面小院中,其实距离并不算近,中间隔着好几条街。

    第一次上岗有专车派送,司机正是那个女孩,女孩名叫程静静,她自我介绍时告诉了他们。

    罗成一路上,静静地坐在她的座位后面,没说一句话,或者说没插上一句嘴。

    左轮地嘴就像一架加特林机枪,在那里无限填弹,程静静不搭理他,罗成昏昏欲睡。

    罗成真想不通,金元集团怎么想的,怎么会招个话痨呢,难道是怕他们漫漫长夜孤单寂寞,找一个这样的人来给大家提神吗?

    一路无事,三人进了装备区院子,门口有两个保安,负责外围,罗成他们的任务在院内。

    程静静将两人送到院内后,安排好工作和生活地点,又嘱托了几句工作纪律,这才离开。

    离开时目光仍停留在罗成身上,但罗成却装作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看的出来程静静有些失望之色。

    其实罗成他不知道越是这样“欲擒故纵”,越是让人欲罢不能,程静静吃定他了。

    “喂喂,罗成,这小妞是不是看上你了,这里这么寂寞,你干嘛让她走啊?”左轮又开启了他的话痨模式。

    “我的事,你最好少管!”罗成说这话有警告意味在里面,想必左轮应该能够听得明白。

    “气性真大,开不起玩笑!”左轮一脸嫌弃,竟有些生气的样子。

    “别啰嗦了,好好巡逻吧,你从那边开始,我从这边,有事喊就行了。”罗成不等其说话就直接分配了各自的巡逻区域。

    这其实让左轮感觉很不爽,但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将堵在嘴边的话说出来。

    不过他那面部不断抽动的表情,罗成尽收眼底。

    “还是不要搞的太僵吧。”罗成心里这样想着。

    “刚才很抱歉,不过我喜欢一个人开展工作,这片区域这么大,我们分开巡逻,能够节省时间,提高效率。”罗成看着左轮时阴时晴的面部表情,语气舒缓了一些说道。

    “好,还请以后不要随便给我安排工作,这里并不是你说了算!”左轮说着,便径直向罗成说的相反方向走去,只见他打开手电筒,胡乱地照着。

    “随便吧……”罗成只在心里念叨,并未说出声来,他看着左轮的背影,忽然感觉此人也许并不简单。

    罗成也掏出手电筒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

    在另一边,一直在寻找程欢的年轻人,正对着一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发着呆。

    这具尸体虽然残缺不全,但还是被这年轻人看出了端倪,毕竟曾经一起共事这么久了。

    年轻人正是之前出现过几次的白衣少年。

    他仍戴着面具,一身修身白色西装,西装裁剪得当,穿在身上如同雕刻的石像,浑然一体。

    尸体是从下水道中,顺着水流流出,一路飘行至此。

    经过下水道的水泡和途径之处的破坏,现在可以用面目全非来形容。

    按正常来说,尸体上面绑着沉重的石头,应该不会继续漂浮才对。

    不料这段时间全市各地,都在组织下水道清污,因为数处下水道出现了断流和堵塞现象。

    从尸体上的多处伤痕可以看出,清污设备造成的二次伤害是多么严重。

    不过好在经过这么一折腾,原来石沉大海的秘密,这下彻底见了光亮。

    年轻人看到尸体的一瞬间虽不至于猜到是谁,但他迅速联想到程欢的消失地点和时间点,误打误撞居然真的是他。

    当然这些都是尸检报告和DNA检测出来后印证的,年轻人并未告诉任何人自己的猜想,不过在证明自己正确的那一瞬间还是兴奋的差点笑了出来。

    真要是笑了出来,那场面得是多尴尬,自己竟对着原来的同事的尸体放声大笑,是多么令人气愤的事情。

    尸检报告上说,脖子上的伤口为致命伤,初步判断为利器所伤,但因伤口已经肿泡太久,加之后期破坏,已看不出具体的凶器形状。

    年轻人将尸体受伤各部位的高清照片和尸检报告一并拿于印长生检看,印长生又拿给吴长春看。

    当吴长春看到程欢脖子上的伤口照片时,震惊之余他也有几分宽慰,为何这样说呢,因为程欢脖子上的伤口与江志高胸口处的伤口,竟有几分相像。

    两处不在同一位置的伤口,怎会让吴长春第一眼看到就如此笃定,可能是同一人所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