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七章公开
    孟桃顺着村道一路快走,去了五六里外的乡村小学校。

    大队开办的扫盲班就设在这里,面对不识字的家庭妇女和失学人员,当然其他想多学习文化知识的人也可以来,利用晚上时间,每晚都上两节课,请知青和村里高中毕业的年轻人当老师。

    以前的孟桃花为了要给田志高写信,也想学文化,曾经偷偷跑来几次,但每次都被王水凤追过来,叫她回去烧洗澡水、搓麻绳,碰到田雅兰,还会被耻笑,自己就灰溜溜走了。

    孟桃走到亮灯的那个教室旁边,里面坐着三十多个人,有男有女,各人自带煤油灯,黑板前面挂了盏明亮的大马灯,一名高个子男知青正在讲课。

    孟桃凑近窗边看着,忽然有人从背后拍了她一下,把她吓一跳,刚转过身来,就被人紧紧抓住,细看原来是周大丫,孟桃暗合心意:找的就是她啊。

    周大丫大名周翠玲,初中文化,她父亲周世安原来是临水大队主任,前两年调上去当公社干部了,她亲叔周世平是大队会计,她一个姑父是个小队长,在临水村,周翠玲是所有姑娘羡慕的对象,活得滋润自在,所以田雅兰对她分外眼红忌妒。

    可人家周翠玲虽然傲娇些,却是追求上进、乐于助人的好青年,她白天在粮站工作,夜晚就来扫盲班,既当学生也当辅导员,热心帮助村里姐妹们识字,而不是像田雅兰那样,整天不干正事,还玩阴谋琢磨着怎么害人。

    周翠玲也曾多次要接近孟桃花,但孟桃花都躲开了,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或许是因为自卑。

    小说里的周翠玲也没有好结局,几年后她死于临水河发大水,张国庆赶回来没见到人,在河边石滩上哭得伤心欲绝,后来再没有他的消息,而周世安夫妻俩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不久后把家都搬走了。

    周翠玲有一张肉肉的包子脸,也叫婴儿肥,眉眼精致漂亮,她故意鼓起腮帮,瞪眼看着孟桃说道:“要想学习就进去坐下认真听课,这样站在外头能学到什么?”

    孟桃扯出个笑容:“我只是来看看。”

    “看完之后呢?等着那老婆子来拉你回去烧水搓麻绳?孟桃花你能不能出息一点?你不靠田家也能活,你怕他们什么?快进去,学到知识,才是你自己的!”

    周翠玲说着动手把孟桃拖进教室,一面转头朝校门口看了看:“那老婆子敢追来,我帮你挡着,她凭什么三番几次阻挠你学文化?再瞎吱喳,我们去大队部告她去!”

    孟桃跟着周翠玲去她位子上坐下,周翠玲把煤油灯往孟桃跟前移了移,又拿出一本牛皮纸封面的工作日记和一支削好的铅笔,送给孟桃,小声道:“这本子是新的,送给你了,自己写上名字,我知道你会。现在先好好听老师讲课,等会下课我们再说话。”

    孟桃接过本子和笔,认真地、一笔一划地在本子封面写上“孟桃花”,她已经尽力模仿小学生笔法,想着要歪歪扭扭一点,但没办法,那三个字组成以后,还是非常的标准端正。

    周翠玲瞄了一眼,赞赏地对她笑笑。

    能来扫盲班听课学习的,大多是真的想学文化增长见识,因而都很认真听讲,很快第一节课下课,不少人举手向老师提问题,要求解惑。

    周翠玲则和孟桃小声交谈。

    “你写字好看的啊,明晚你要早点来,别怕。咦?今晚田家老婆子没来赶你,我还准备好了,要跟她干一场呢。”周翠玲说。

    孟桃垂了垂眼眸:“今晚家里有肉吃,山里的大头表哥送来两只野鸡,但客人也多,大头表哥、大姐和姐夫、志远的女朋友,雅兰带了周翠莲来,妈怕不够吃,让我出来玩会,等夜些再回去。”

    周翠玲气愤:“怎么能这样?有肉吃就赶你出来,你不是他们家一份子吗?我说桃花,你到底图他们家什么啊?田香兰理直气壮住进你家院子,你反倒进田家当长工,没日没夜干活,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了?还像个女人吗?那个田志高,他娶了你又不管你,几年几年不回家,你还记得他长啥样吗?”

    孟桃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现在也弄不明白了。所以我想来扫盲班多识几个字,将来给志高写个信。志高他给家里爸妈、几个弟妹都寄信寄钱,就是不给我寄。我今天帮老六老七楼上打扫卫生,捡到几封信,我也认得点字的,只是上面这些字写得有点草,我一下子看不太清楚,大丫你文化高,你帮我看看,信里有没有问到我?”

    周翠玲接过孟桃递来的三封信,边抽出信纸边说:“我先看看,然后再念给你听啊。”

    谁知她第一封信刚看到一半,小脸就绷起来,神情变得十分难看,快速看完三封信,她愤怒地一拍桌子:“真是太欺负人了!”

    孟桃当然知道那信上什么内容,但现在要装不懂,故作吃惊地问:“怎么啦?上面写的什么?”

    周翠玲:“桃花你这个傻子!你辛辛苦苦帮人家孝敬父母、供弟妹上学念书,人家却早就不要你了,在外头另娶城里姑娘了,你知不知道?”

    孟桃受了惊吓般睁大眼睛,闭嘴摇头,神情无辜可怜。

    周翠玲气红了脸,哗哗抖着信纸,越嚷越大声:“你看看日期,这是今年四月的,这是去年五月的,这封是前年中秋节的!跨度三年,每一封上面都提到了城里的‘三嫂’,田志高那个卑鄙小人,他早就移情别恋、背弃你了,而田家人全都知道,就故意瞒着你!四年啊,你男人从不回家,不给你一封信,你竟然都能忍住,孟桃花你就是个木头人!”

    孟桃:“……”

    说得没错,孟桃花就是个木头人。

    这边动静太大,扫盲班里其他人纷纷围上来,七嘴八舌询问怎么回事,周翠玲索性把田志高的三封信都公开读了一遍,大家震惊又气愤,尤其女人们,对陈世美那是同仇敌忾,纷纷出声谴责,大骂田志高无情无义、道德败坏。

    孟桃做为弱者,不需要作声,小可怜红着眼睛接受同情就好。

    周翠玲对孟桃说道:“今晚你跟我回家吧,我爸从公社回来了,这事他会管的。当年田志高和你成亲,你年纪小没扯证,就是我爸他们和全村人做的证,田志高得了你孟家的好处,又偷偷摸摸在外头另结婚,田家人帮着隐瞒,这边又巴着你不放,什么意思?他们要给个交待!”

    孟桃点点头,表示听从她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