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五章放大招
    门外再次安静,孟桃等了一会,从床上下来,脑后肿包消得差不多了,身上已没什么不适感,眼不晕头不痛行动自如。

    她拿起杯子开门出去,到正中间的堂屋去找暖壶倒开水喝。

    喝水是其次,她主要去找一样东西——王水凤说的黏黏草。

    让你们搞阴谋、设圈套害人,姑奶奶也要放个大招,等着瞧吧!

    俗话说久病成良医,王水凤一连生育七个子女,身体亏损,偏偏孩子小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不可能只靠一个田阿贵,早年的王水凤也要下田地干活挣工分,回家还得照顾孩子做家务,长久以往她身体就垮了,这病那病的,妇科病等等好几种,又没钱去医院,只好找乡间土医吃草药,没想到竟给她吃好起来,而她也慢慢地认识了不少草药,经常自己捡些草药晾晒炮制好放着,攒多了还能拿去收购站换点小钱,孟桃花进了田家,王水凤是每时每刻都想支使她干活,总觉得放她闲着就是浪费劳力,于是晾晒收拾草药的事情大多时候就移交到孟桃花手里。

    所以孟桃花不仅知道王水凤收藏草药的地方,还认识了一些草药,记忆中,前不久王水凤采回来三棵没见过的植株,曾教孟桃花拿去晾晒,却并没告诉她这种植物有什么效用,但跟她说过不能放嘴里尝,也不能闻,死是死不了的,会出大事、丑事的!

    现在想想,那植物一定就是能让人失控的黏黏草,八九不离十。

    堂屋里没人,孟桃把口杯放在堂屋桌上,抬头朝木楼上看。

    王水凤从孟桃花手里哄到三百块钱后,就翻建了田家院屋,这三间正屋也是重新修整过,换了新瓦,还加了层木楼,木楼分两边,一边是田老六田老七睡觉的地方,一边堆放杂物,王水凤的药草也在上面。

    孟桃快速从左边木梯上去,轻手轻脚走过木板楼面,走到后头一个土墙上挖成的窗洞前,里边存放着一大堆草药,孟桃仔细翻找,终于在窗洞角落找到一个牛皮纸包,小心打开,里面三棵晒干的黑色草药,这就是王水凤叫孟桃花晾晒好,单独包好存放的药草——黏黏草。

    三棵草药,孟桃花收起来的时候还是完整无损的,现在有一棵已缺了两片叶子。

    孟桃冷笑:给她做的蛋羹用了两片叶子是吗?那好,他们人多势众,索性把这三棵全部用了!

    顺便绕个弯走去田老六、田老七睡的地方,兄弟俩都在上初中,常和三哥田志高通信,孟桃从他们的旧书堆里翻找到一叠信,大致检看了一下,拿走三封田志高来信,上面有田志高的单位地址,还有关于“城里嫂子”的信息。

    平时田志高的家信和寄回的钱会直接写田雅兰的名字,从来没有孟桃花什么事,理由很简单,孟桃花文化低不会看信更不会回信。

    而孟桃花上到三年级,未必就一字不识,她是想看田志高来信的,但田雅兰不仅不给她,还对她肆意讥讽嘲笑。

    一家子坏东西,就这么明目张胆地欺负孟桃花。

    将信放进空间,下楼到堂屋桌前,拿起暖壶倒半杯水,听着外面院子里传来的阵阵笑声,孟桃走到门后朝外瞄看两眼。

    是田家人围在厨房门口,看着石大头杀鸡拔毛,一边七嘴八舌扯八卦说笑话。

    小说里,石大头的爹会装陷阱,石大头经常拿只野鸡来孝敬他姨王水凤,所以这两只鸡应该也是石大头今天带来的,挺大两只野鸡,在这个年代里难得有肉吃,这些人是太高兴了,跟过节似的。

    听着他们说话,孟桃顺便数了数人头。

    此时在这院里的,是石大头、田阿贵、王水凤,田香兰、梁铁柱夫妻俩,和田保山、赵六莲夫妻,还有田家老四,田志远。

    小说里田志远脾气性格完全向田志高看齐,他高中文化今年21岁,田志高将会为他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单位,田志远自恃有光明前程,于是傲慢高张,目空一切不务农事,成天白衬衫黑西裤鞋袜齐整,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已经是国家干部了。他现在手上牵的女子是刚交的女朋友,好像叫杜美秋,长相俊俏,是邻村的村花,别看他现在对那女孩浓情蜜意,等进城后也跟田志高一个德性,直接跟城里姑娘结婚了。

    田家老六和老七都是十几岁男孩,住校的中学生,要到周末才回家。

    听到田阿贵问梁铁柱:“怎不带孩子们来吃饭?”

    梁铁柱还没吱声,田香兰快言快语:“大姑子家今儿上交了头预购猪,换得肉票割肉了,叫两个老东西去吃,却是招呼都不跟我们打一声,打量我们不知道呢。哼!我们能吃这亏吗?刚才就让铁柱借了单车,把四个孩子直接送她家去了,敢不给孩子肉吃,有她好看!”

    王水凤从厨房里探出个头:“就是要这样做,你大姑子忒小气,哪有吃肉不请娘家兄弟的?等她在婆家受了气,还不是要回娘家来叫你们给撑腰。”

    说完又转向田保山和赵六莲夫妻俩:“大丫和二丫呢?”

    田保山:“姐俩玩太累,睡了。妈,等会煮了鸡肉给她们留鸡腿,大小八个都留啊,她们吃不完莲儿吃——莲儿肚里怀着你大孙子呢。”

    “知道了。”王水凤答应着。

    田保山是在田志高倒插门跟孟桃花成亲后,得了孟爷爷给的“彩礼钱”和粮食,这才说上媳妇的,打了多年光棍屋里终于有个女人了,他倒是真心疼赵六莲这个媳妇儿,赵六莲进门四年生得两个女孩,王水凤不高兴,田保山却护老婆得紧,不许王水凤对媳妇说一句埋怨话。

    而他对孟桃花却像恶霸地主般凶狠,该赵六莲干的事统统叫孟桃花去干,包括他们夫妻的所有衣裳和孩子尿片,都叫孟桃花洗,赵六莲月子里也要孟桃花服侍,稍有怠慢就呵斥责骂,半夜半夜叫起来抱哭闹的孩子,他们夫妻只管搂头睡大觉。

    孟桃花或许懦弱了些,但田保山夫妻真不是好人。

    孟桃觉着这群人里好像缺了点什么,仔细再看,原来少了田老五田雅兰。

    田雅兰比孟桃花小一岁,孟桃花从小不爱念书,爷爷拿她没办法也就任由她去,田雅兰倒是读到初中毕业。

    18岁田雅兰长得还算齐整,柳眉杏眼尖尖的下巴,在村里骄傲得像只花孔雀,从小就是个黑心肠,小说中后期,她干了不少恶事,害了好些个人,孟桃花进了田家,被她害得够戗。这样的人居然好好地活到最后,全赖她有一对男主女主哥嫂,包庇了她所有的罪恶。

    田雅兰不吃黏黏草可不行,她去哪了?没看到家里杀鸡有肉吃吗?

    孟桃心里嘀咕,端着水杯回到房间,慢慢喝了几口,然后又出去,这次是去后院上厕所。

    孟桃花刚进田家时,王水凤倒是把她当新媳妇看待过几天,能够住在正屋西间,等把她新婚置办的东西拿光后,就说二哥田保山要娶媳妇,直接让她腾房间,搬到了这个依着正屋风山墙,额外搭建的低矮小屋里,听说这屋以前是给田老太住的,田老太死后一直空置,直到孟桃花入住。

    这个小屋偏僻,唯一的好处就是进出后院很方便,没人看见。

    后院是个大菜园,围住整个正屋后墙,孟桃从右边门进去,先上完厕所,再从左边门出来,顺着围墙根走,在一堆杂乱木头和柴草遮挡掩护下,很快走到厨房后头,这里是鸡窝和猪圈,平时都是孟桃花侍弄,所是鸡们猪们看见孟桃,并没发出什么特别的声音,孟桃花假装查看鸡圈里有没有鸡蛋,探身透过土墙上的小窗往里一看……巧了,厨房没人!

    人都聚到厨房门口去抢吃石大头从山里带来的野果子了。

    就是现在!

    孟桃心跳乒乒乓乓,频率从没有过的快速,原来做坏事的感觉这么刺激的,她趴在窗上看着下面大灶上咕嘟咕嘟翻滚的两个大铁锅,一个炖的鸡肉掺豇豆干,一个煮的三合面糊糊。

    三合面糊糊是灰竭色的,豇豆干炖出汁也是深色的,跟草药汁颜色差不多,孟桃直接把揉碎的黏黏草往下一撒,两个锅里都有了!

    完了迅速撒退,趁那些人还在抢吃野果,赶紧又从后菜院绕回小屋。

    她已经准备好应对,就算被他们看见她出来走动了,那也不怕,谁还不会分辨几句?不过能不被发现当然最好了。

    然后就是安静喝水,等候鸡蛋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