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四章好好相看
    孟桃点了点头,语气虚弱无力:“要感谢的,我也没什么好东西,大姐和姐夫带着孩子们一直住在我家那院子里……咳咳,咳咳咳!”

    剧烈咳嗽突然而来,这真不是假装的。

    原主孟桃花是个瞎眼痴心鬼,总以为田志高是真情实意和她成亲的。

    可孟桃检索整理了她的记忆,经过分析,却觉得不是这样。

    当年的田志高傲着呢,他相貌堂堂,又是高中毕业,可谓目下无尘,他不可能喜欢上一个青涩小毛桃般的十五岁小村姑,而且孟桃花还不爱念书,只上到小学三年级,没有什么文化。

    只是让田志高无奈的是,他家太穷太穷了,七个兄弟姐妹,大姐嫁在邻村也很穷,二哥打光棍说不上媳妇,底下弟妹们要吃穿要读书,爹早就被生活压弯了腰,娘因为生育过多身体不好常年吃药,他一没亲戚支持二没钱财打点前途,只能参加基建队,去基建工地凭力气拉石头挑泥巴挣高工分,整整埋头苦干了两年,仍然没能改变他家里的困境。

    后来是他妈王水凤捎信告诉他,孟家要招女婿这个消息,田家多子,王水凤最初的想法是怕将来没钱造屋不够住,她想让三儿子田志高去孟家倒插门,孟家有院屋,孟老头还每月领政府补贴,老小两个生活宽裕,更重要是女方家会给倒插门女婿一笔“彩礼”和一批粮食,田家急需这些。

    田志高并没有喜欢孟桃花,他其实是屈从了命运安排。

    他按照王水凤精心策划好的步骤行事,没有像别的小伙那样直通通跑上门去相亲,因为孟桃花年纪小胆儿也小,怕吓着她。

    他制造了偶遇,第一次之后每星期都见个面,笑容灿烂,说话温柔好听,每次还带上不花钱但极有浪漫意义的小礼物,比如写了甜言蜜语的纸条编的戒指、山上摘的一束野花或一把小浆果、河边捡的精致漂亮小石头……就这样拿下了孟桃花,当然也怪孟桃花太年轻没见识没经验,抵挡不住二十岁男子的撩拨,何况这男子还有才有貌能说会道,十五岁的少女不沦陷才怪。

    而孟爷爷年老病弱,自知时日无多,迫切想要看着孙女成家有个依靠,好安心闭目,所以没经考较,单凭表面好感,关键是孙女喜欢,就接受了田志高。

    摆宴席请全村人吃喜酒,孟田两家在村干部主持下做了约定,说好的倒插门女婿,孟爷爷给了田家二百块钱,二百斤粮食,若干布票油票糖票,孟爷爷是打鬼子的老游击队,享受国家补贴,省吃俭用攒的一点钱,就用来给孟桃招女婿了。

    只是孟桃花年纪尚小,根本还没发育,连月事都没来,所以暂时不圆房,当然这只有两家人才知道的。

    后来见田志高有文化有志气,孟爷爷经过考虑,又和田志高谈过话,就撑着病体往县里跑了好几趟,最终得到个名额,送田志高去了省钢厂。

    孟爷爷的想法:支持孙女婿就是为孙女好,孙女婿有出息了,以后孙女也能跟着享福了。

    孟爷爷去世前交给孟桃花最后三百块钱,叮嘱她,这是她的压箱钱,自己拿好自己用,不要交给任何人。

    孟爷爷还告诉孙女:咱家小院很牢固,这是你的家,嫁去别人家会受气,招女婿在自己家住,爱怎么过就怎么过,别人管不着。

    老人了解孙女的性格,知道她嫁去别人家难免受欺压,所以提示孙女,要守住自己的家园。

    可怜老人的担心竟成了真,他走后,孟桃花很不争气地,一样都没守住。

    三百块钱被婆婆王水凤连哄带骗拿走了,还以不忍心让儿媳妇孤单单过活为由,叫孟桃花搬进田家,结婚时爷爷给置办的新家具、衣裳用品,很快被王水凤母女瓜分精光,在田家,本来假惺惺布置给孟桃花住的新房,没过多久就叫孟桃花搬出来,说是先借给打了好些年光棍的田老二田保山娶媳妇用,然后就不还了,孟桃花一直就住在这间狭窄小屋里。

    孟家院子则让给了跟婆母吵架,被分出来的田香兰一家几口住着。

    还是大队干部觉得这不像话,田香兰嫁去邻村了还跑回来占弟妹的娘家院落,很不地道。

    大队干部直接出面,用篱笆把孟家院一分为二,三间主屋给知青住着,就当是大队部租用的,到年底多分点粮食给孟桃花;那排稍矮的厢房,就让田香兰一家住吧,毕竟人家才是亲戚,也不好做得太过。

    田香兰却是不服这口气,认为大队干部故意打压她这个出嫁女,几次三番让孟桃花去闹,要把三间正屋拿回来给她。

    而田家人倒是乐见田香兰去占孟桃花的娘家院子,平日里说话,也都不忘敲打一下孟桃花,恨不得让她松口答应,把那院子直接送给田香兰好了。

    就像现在,田雅兰又抓住机会了,走去坐在孟桃花身边,说道:“你是要把那个破院子送给大姐,做为救命的谢礼吗?”

    王水凤想到什么,笑着说:“也不用全部送,就按照现在划分的那样,送一半给你大姐就行了。”

    “妈,一半院子谁稀罕啊?又窄又小的。”田雅兰喊着说。

    王水凤给小女儿递了个眼神,到底是母女,田雅兰立刻就明白了——孟桃花很快要变成石大头的女人,就算她傻里傻气真的把那院子全部送给大姐,可那时她已经跟田家没关系了,不能够她跟着大头表哥回山村,而大姐却住着她家院子,那不得让全村人说闲话?大队干部肯定又要出面啰啰嗦嗦,大姐不占理,最后怕是一点好处都得不到。只有大头表哥和孟桃花住进去,让给大姐半个院子,对外就说是表兄妹之间的事,谁管得着?这样才合情合理,所以,还是老娘精明啊!

    孟桃花只见母女俩来来去去打眉眼官司,猜不透,就懒得理了,如果她知道娘俩原来是这么个意思,肯定又要激动得想扔炸药包了。

    只听王水凤说:“妈去做晚饭了,桃花想吃啥,妈给你做,做碗鸡蛋汤好不好?”

    “不用了,鸡蛋留着换油盐,我和大伙吃一样的就行。”孟桃客气一下。

    “那可不行,你身子虚,妈给你做点鸡蛋补营养,你好好歇着吧。”

    田雅兰要笑不笑说道:“桃花,今儿有客人,是竹山的大头表哥来了,去年他来我们家编了好些竹筐和竹椅竹床,你还在旁边看了很久,夸他手艺好。现在他又来了,你不去看看他吗?”

    孟桃恶心,脸上没表情:“我头疼,还晕,就不去帮你看了,雅兰你好好相看,大头表哥虽然腿脚不好,长得还是可以的,他和雅兰你有夫妻相,挺好的。”

    “你瞎扯什么呢?”田雅兰嚯地站起来,脸色难看得像吃了猴子屎:“谁跟他夫妻相?谁说我要跟他相看?”

    孟桃受到惊吓般,睁大了眼睛:“那不是,你刚刚说的吗?难道是我头晕耳鸣,听岔了?”

    “你……”田雅兰看她那样,简直快气死了。

    王水凤摆摆手,做和事佬:“别吵了别吵了,耳打鸣听岔是常有的事,走了雅兰,帮妈洗菜去。”

    田雅兰摔摔打打跟着她妈走,一边气呼呼道:“我才不要洗菜!我十一月份就去城里纺织厂当工人,你还让我干活,把我手弄粗了怎么办?桃花舒舒服服躺着呢,叫她去洗!”

    “哎呀,她伤着了,不是头疼头晕嘛?”

    王水凤暗示地在小女儿手臂捏了一把,回头交待孟桃:“桃花,你不用下床,只管好好歇着,一会饭好了就给你送过来。”

    孟桃顿了顿,答应:“嗯。”

    “乡巴佬,谢谢都不会说一声。”

    田雅兰鄙夷地看过来一眼,然后昂首挺胸走开,仿佛她现在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城市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