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二十一章担心那丫头
    汽车开动了,沈誉没跟上来,孟桃暗松口气。

    沈誉站在原地目送车子远去,唇角轻牵:防备心还挺强,看来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拐走的。

    进入市区,一站站地有人下车,孟桃朝窗外看着,目光流连在那些有幸保存下来的精美古建筑上,内心感叹,说真的,七十年代和两千年后的D省省城,没有可比性,各有各的美。

    听到售票员喊说第一百货大楼到了,孟桃就起身下车,她昨天逛过钢厂生活区的百货商店,今天再看看城里的百货大楼,七十年代的百货肯定比不了后世的超市,也是没办法的事,但好歹是大城市的百货,总比乡下的供销社、代销店高级,货物也多得多,她得把女人每月要用的东西准备好。

    五层楼的百货,孟桃大概用了不到四十分钟就逛完了,走马观花式的,有的地方都没去看,实在也没什么好看。

    身上的三十块钱,花掉了十二块,外加一点布票,买了两套内衣裤,原主孟桃花几件内衣裤都打补丁了,破旧得惨不忍睹,她得全部换掉。

    让孟桃犯愁的是,这年代没有卫生巾,只好买了三包高级卫生纸,每包三毛钱,预防生理期突然到来,听售货员的买了两盒卫生带(还不知道怎么用,得回去研究研究)。

    从百货大楼出来,孟桃沿街漫步,遇着个门店就进去逛,也不管人家卖什么的,还逛进了农机厂门市部,柜台里那些齿轮、圆滚滚的小钢珠,她也看半天,感觉自己真成了乡巴佬。

    水产、蔬菜果品、糖烟酒等公司门市部都一一瞧过,不愧是省城,货物还是蛮丰富的,堆满货架,跟后世的超市有得一拼,只是都用柜台拦住顾客,要买什么得召请售货员,拿固定工资吃铁饭碗的售货员服务态度通常都不太好。

    孟桃在街角发现了一个当铺,当铺隔壁是个中药铺,两间朴拙古旧的店面挨在一起,令孟桃大为惊奇:不是说这个“破四旧”的年代,不允许中医存在吗?很多老物件也都被打砸完了,竟然还能容许当铺和中药铺存在?真是让她开了眼界,又有点想不通。

    她也没什么东西可当换钱的,就没去当铺,而是迈步进入中药铺,看见玻璃柜里摆放的几样后世被炒至天价的药丸,现在价格只在十几块到二十几块之间,关键是那药丸真的能治危急重症,救命用的,这么便宜的价格,她禁不住眼睛都瞪圆了,可惜身上钱太少,不然定要多买些收藏起来,据说这些药丸保质期很长,放几十年都可以的。

    看了好久,最后还是恋恋不舍地走出药铺,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小女子没钱同样很心酸啊。

    走累了就坐上公共汽车,去了前世曾呆过的几个地方,除了公园景观和名胜古迹还能看到点原来的样子,其它街道和住宅区是根本认不出来,后世会重新规划建设城市,拆迁、扩建改建,变化不要太大。

    路过一个邮局营业店,忍不住走进去,花两块钱买了几套在后世被炒出名的邮票,保存着不丢失的话,几十年后就能增值几万甚至几十万,比把钱存银行挣利息还划算。

    然后就不敢乱花了,虽说有打算跟田志高拿钱,那不是没到手嘛,万一他把钱都花用在筹备婚礼上,没有了呢?怎么着也得自己留够钱买回程车票。

    钱啊钱,这可是个奋斗目标。

    既然落在这个时空,就得好好活着,以后什么都靠自己挣,如果是政策开放贸易自由的年代,孟桃是不担心没钱花的,她前世毕业于商贸学院,可以经商赚钱,但现在不行啊,还没到时候呢,只能在生产队挣点工分,一年到头,除了半饥不饱地吃口粮,够干什么的?孟桃虽然了解历史走向,知道过个几年就能逐步好起来,可熬这几年也是够戗。

    由奢入俭难,让她一个九零后来过穷日子,真心难捱啊,一定要找到个谋生路子,改善生活,至少得吃饱穿暖有点小钱钱花。

    下午五点多钟,孟桃才坐着公共汽车回到了钢厂。

    沈誉接到招待所服务台一名服务员打来的电话,说孟桃已经回房,关门休息了,沈誉不自禁地松一口气,心里安定下来。

    放下电话,他不由得蹙眉:怪不得这一整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连带做事都不顺,原来还是担心那丫头啊,怕她给弄丢找不见了。

    此时袁家客厅,蒋玉珊揽着冼芳芳坐在沙发上,轻声安抚,田志高低着头听袁副厂长训话:

    “平时看你是个懂得变通会做事的,可一个乡下姑娘你都整治不了,人就住在这厂里,眼皮子底下,你竟然连她边儿都靠不得近?”

    田志高:“我也不知道……昨天找了她两次都没见着,今天索性外出一整天,她是故意的!孟桃花变化太大了,她以前不是这个性子。”

    冼芳芳含着泪说道:“姨父,您可一定要帮帮志高啊。你们也看到孟桃花本人了,没文化没教养,还心思险恶,志高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怎么能和那样的农村女人生活在一起?当年志高他也是无辜的,就因为家里穷,不得不接受孟家的钱粮,去倒插门,那也是强迫啊,本身就是侮辱人格,孟家不就仗着有几个钱?穷人有错吗?”

    蒋玉珊拍了拍她:“不要激动,你现在可是双身子。她孟家能用钱办的事,咱们也可以,多给她几倍又怎么样?”

    袁副厂长听到“双身子”,皱眉瞪了冼芳芳一眼,但又不能说什么,毕竟两人是领了证以后才怀孕的。

    “现在问题的严重性,是孟老爷子当年的确参加游击队打鬼子了,那就是老革命,孟桃花做为他的后代,不管群众舆论还是官方,都会偏向她,田志高再无辜都没用,只能接受处罚。我会尽量给他保全一个职位,哪怕是下车间做最低级的工人,你都得先忍着,等过了这阵子,再慢慢打算。”

    蒋玉珊点了点头:“对,咱们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冼芳芳:“可是孟桃花说了,她要把志高带回村,跟她一起过日子。”

    “那丫头确实够狠,她就想让厂里开除田志高,她要是坚持,原则上是能办到的。”

    “姨父!”冼芳芳喊道,田志高也紧张得双拳紧握。

    袁副厂长摆了摆手:“我不还在嘛?我会去找你沈伯伯谈谈,再和其他人通个气,决议时大家提意见:毕竟志高是厂里花了钱培养出来的人才,又是进修又去了别的企业学习经验回来,一直在技术攻坚组,是技术骨干,了解厂里产品机密,要开除他,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冼芳芳和田志高都松了口气。

    袁副厂长又道:“孟桃花那里,你们得多给她好处,稳住她,只要她不继续闹,这件事就会很快过去。你俩是领了结婚证的,孟桃花事实婚姻同样占理,该怎么补偿就怎么补——总之,你们自己看着办。十.一的婚礼要取消,现在你们需要做的,是低调、再低调!”

    冼芳芳撅嘴,她早已准备好结婚穿的衣服,梳什么发型都想好了,她和志高会是全厂最美最时髦的新郎新娘,结果却不能举行婚礼,这不是让她和志高遗憾终身吗?

    孟桃花,真是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