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二十章绿树苗
    头天晚上睡得早,孟桃次日不到五点钟就醒了,看着窗帘透进晨光,她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完毕,闪身进了空间。

    坐在石台中央像模像样地打坐一会后,她又去察看石缝,惊喜地发现靠近松树的地方,长出了两株绿树苗!

    那是桃树!

    孟桃高兴极了,东看西看上看下看,被她发现了一个奥妙:倾斜出去的松树枝桠,有几蓬还是很靠近石台的,而那些苍翠浓密的松针在翻涌的云雾中,时不时地会凝结出几滴晶莹剔透的露珠儿,露珠滴落下来,有的就滴进石缝里,正巧是她扔桃核的地方,也就是说:别的种子都没动静,只有桃树先萌芽长出来,很大可能是因为得到了松枝滴下露水浸润的缘故。

    这松枝凝出的露水看来能催长,或许还有其它的功效,看那一滴滴干净剔透,尝起来味道应该很不错。

    孟桃打算出去找一根长竹竿,不,多收十几根竹竿进来,搭篱笆用——桃树都冒头了,其它的瓜豆蕃茄们,肯定也会相继长出来的,她得早早搭架,让它们往石台上攀爬,想像将来石台边上挂满瓜果的样子,好美。

    另外她得想个法子,收集松针上滴落的露水,空间没有传说中的灵泉,偶尔弄一杯露水喝喝也好,那也是天地精华啊。

    从空间里出来,已是天光大亮,清晨的阳光映在窗帘上,像缀上了点点碎金,又是个晴朗好天气。

    孟桃坐在床沿想了想,决定坐钢厂到市区的专线公共汽车,去市里游逛一天。

    昨天已经把这整个厂子能去的地方都走完了,呆在招待所里很无聊,而且田志高会来骚扰,不如出去玩,D市省城是座美丽的城市,前世她来过几次,并不陌生,想看看它七十年代是什么样子。

    说走就走,孟桃拎起书包斜跨肩上,换鞋出门,看到自己脚上的黑色老式布鞋、肥大的裤管,心里又嫌弃了一把:慢慢来吧,现在还没钱,这土里土气的形象,终究是要改变的。

    先去小食堂,跟胖婶领了一碗甜豆汁和一个大肉包子,加紧吃完赶去坐车。

    顺着水泥路往前走,忽然看到沈誉从那头过来,距离还很远,没到需要打招呼的时候,孟桃紧走几步,到了一个十字交叉路口,快速往右一拐进入另一条林荫道,借着比她高的冬青树枝遮挡,甩开步子跑步前进。

    沈誉:“……”

    这丫头在躲他?为什么?明明留了纸条,孟哲翰没来的时候,她归他管的嘛?

    顿了一下,沈誉迈开大长腿尾随过去,小小个子能跑多快?倒要看看她想干啥。

    孟桃在登上公共汽车的当儿,被人拎住衣领抓了下来。

    她回头怒瞪,看见是沈誉,稍微收敛了些恼怒的情绪,整理一下衣服,语气很差地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就不能好好喊一声?非要这样抓住人家,广庭大众,谁还没个自尊,很丢脸的好不好?

    沈誉看着她有些狼狈的样子,头发蓬松一脸的愤怒更加像一只炸毛猫了,他轻抿薄唇,差点忍不住笑出来。

    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呆板无趣,孟哲翰甚至形容他是没有感情的冰块,因为什么煽情场合都感动不了他,就算看幽默喜剧电影也不会笑,其实他并非不会笑,是真没觉得好笑。

    这个孟桃花却是个意外,不知为什么,她的一些言行举动,总会令他不自禁地想笑。

    “你知道这车子是去哪里的?就随便上?”沈誉说道。

    要你管?

    孟桃腹诽,嘴里回答:“我问过了,是去市区的,我想去百货大楼逛逛。”

    “厂里也有百货商店。”

    “我知道,但我想看看市里的。我认得前进钢厂的车,到时我会再坐车回来。”

    “你怎么认得?”不是说没文化不识字吗。

    “这车子前面有块牌子,上头写的字我能认。”

    “钢厂的车不止去市区,还往别处开,所有牌子你都能认?坐错车怎么办?”

    孟桃咬牙,城里人都这么小看人的么,真当她文盲了:“这些车的牌子我都认得。”

    沈誉抬眼看看四周,指了指高处的标语:“念一遍。”

    “安全、效率、质量。”

    孟桃直接从包里掏出周翠玲给的红宝书,朝他晃了晃:“要不要我给你念一整本这个?”

    沈誉默了默,说道:“省城对于你,挺大的,地形也复杂,没人陪着,万一走丢了?”

    “不会丢!”

    孟桃只差对沈誉说:“丢了也跟你没关系。”

    沈誉:“你哥哥,让我看好你。今天就别乱跑了,等明天他来……”

    “我没有哥哥!”

    眼看车子上了很多人,准备要开走,孟桃一急,翻脸不认人。

    “怎么没有?五百年前的哥哥也是哥。”沈誉慢条斯理道。

    孟桃:“……”

    特么的这话说得好有水平,她竟然无言以对。

    如果错过这趟车,就得等两个小时后,孟桃四下里看了看,忽然指着远处对沈誉道:“那个好像是沈厂长?他朝这边招手,是喊你吧?”

    沈誉顺着她指的方向撩眼瞧去,孟桃趁机跳开,跑上公共汽车,售票员姑娘拿着票夹子微笑看她,孟桃取出早准备好的零钱买了票,特意找个有人坐外边的靠窗位子坐下,以防沈誉上来抓她,这人也太多管闲事了,说是怕她走丢,谁知道呢?

    如果沈誉不是和冼芳芳青梅竹马老关系,孟桃倒是乐意接受他一片好心,承他的情,不乱跑就不乱跑呗,跟美男聊聊天也挺好,可现实是冼芳芳亲昵地喊沈誉“誉哥哥”,而沈誉,会因为冼芳芳的一番请求对袁家网开一面,哥妹情深着呢,万一沈誉是为了冼芳芳来接近她呢?所以孟桃不敢随便相信,长得帅也不行。

    小说里写的,男主田志高和女主冼芳芳婚后不久生下宝贝儿子,双职工照看不了孩子,冼芳芳又怕农村婆婆带不好,她姨妈蒋玉珊就做主找来了袁副厂长的一个新寡的堂妹,帮忙看孩子,那位新寡的堂妹半老徐娘,却很会打扮爱花俏,一来就看中了老单身汉沈厂长,天天往沈家跑,结果沈厂长很快身陷“艳情门”,被举报作风不好乱搞男女关系,停职查办,袁副厂长代领厂长职责,风波过后,沈厂长调走,袁副厂长顺利荣升大厂长。

    沈誉回来,直接杀去袁家,甩出证据,沈厂长的作风问题其实就是蒋玉珊和袁副厂长堂妹搞出来的圈套,可能袁副厂长也知情,反正就是要拖沈厂长下马,袁副才好上位。

    沈誉本是要扫除袁家的,但冼芳芳去找他,哭得梨花带雨,女主光环耀眼夺目,沈誉让步了,没有动袁家,只是提了两个条件,具体什么条件,孟桃没细看,总之是沈誉拿住袁副厂长把柄,利用袁厂长职务之便,占尽好处。

    几年之后,袁厂长才出了意外,夫妻俩都死得很惨,袁家败落,但男主女主已崛起,不受影响。

    细想起来,沈誉虽腹黑,却强势护短,相貌身材、风华气度甩田志高好几条街,女主冼芳芳怎么不嫁沈誉,偏偏爱上田志高呢?

    孟桃摇了摇头,不解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