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十九章这爆脾气
    孟桃展示礼物和小纸条:“我知道什么叫包办婚姻,但我和田志高不是包办,这些爱的礼物可以证明我们是经过自由恋爱的。”

    她顿了一下,被自己的话严寒到,但现在必须得这样说:“田志高主动追求我,每星期都会从很远的基建工地跑回来看我,给我带这些礼物,虽然不值钱,但他用了心,我就觉得很珍贵,我被他打动,接受了他的真心表白,我爷爷请媒人去他家里提亲,他父母同意之后,我们才办的结婚喜酒!”

    又拿起桌上的两张证明函和双方家长签字的合婚书,举着:“各位领导刚才也都看过这个,盖着我们临水大队的公章,当年我年纪小是没有扯证,但我们办的喜宴热热闹闹,请了全村人,还有来自邻近四村八寨的亲戚朋友,见证了那场婚礼。婚后田志高进城工作,婆婆就让我搬去田家,四年来,我在田家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孝敬公婆照顾弟妹,免除他的后顾之忧……我们大队长告诉我:国家法律保护我的婚姻,就是去到京城,道理也在我这边!”

    说完,孟桃再次戏精上身,两眼红透地看着田志高,哽咽道:“我是农村女子,文化不高,你看不起我没关系,但是你不该欺骗一个打过鬼子的老游击队!我爷在天上,看着我孤苦伶仃被抛弃,会难过的!”

    田志高脸色灰败,而在场的其他人,除了冼芳芳和蒋玉珊,都变得神情肃然。

    一位副厂长问:“孟桃花同志,你爷爷是打过鬼子的老游击队?你有证明吗?”

    孟桃二话不说,从书包里掏出大队部让她拿着的爷孙俩的户口页和孟胜利生前领取国家补贴的硬皮小本子,放在桌上推到领导们面前:“这些不够证明的话,你们可以打电话或拍个电报去我们县、公社、大队调查。如果有假,我就是诈骗犯,我愿承当后果去坐牢!”

    几位厂领导传阅后,脸色更加严肃。

    接下来会议室里风向转变,都倒向了孟桃这边,田志高深深低下头,冼芳芳红了眼睛,蒋玉珊想说什么,被袁副厂长用目光制止。

    前进钢厂态度很认真,但还是得走程序,要再进一步调查确认才会正式做出处理决定,让孟桃等候两天,而田志高刚刚升职走马上任没几天的新岗位,被喊停,原岗位已经有人顶上,他只能打回车间去先干着些杂活。

    因为田志高和冼芳芳毕竟是领了证的,两人的新房,孟桃不好住进去,工会主席仍安排孟桃住招待所,给予高规格食宿条件,就是说原来沈誉给她开的那个高级单间,可以继续住着,住到她不想住为止,还不用去大食堂挤着排队买饭,而是在招待所后面的干部小食堂吃,一日三餐免费供应。

    孟桃对钢厂领导的关怀表示了感谢,好不容易从工会主席的絮叨中解脱出来,走下厂部办公楼时,看见孟哲翰和沈誉站在楼道口,冼芳芳跟他们在一起,正在向沈誉哭诉,远远看去,冼芳芳拿着手帕不停拭泪,楚楚可怜娇弱无依,就差靠进沈誉怀里了,沈誉垂眸看着她,神情莫明。

    孟桃不想跟他们照面,省得两边难堪,沈誉和冼芳芳关系好,连带着孟哲翰,必定会同情冼芳芳,相信冼芳芳是无辜的、被蒙在鼓里的,到时他们若向孟桃提要求,让她原谅那对渣男贱女,孟桃可做不到。

    转身走回头,从另一边楼道下去,已近中午,早餐没吃着,肚子饿得咕咕叫,既然有了吃饭的地儿,她赶紧找吃的去吧。

    干部小食堂果然高级,厅里整整齐齐摆放十几张红油木圆桌子,靠里的位置还用淡绿色围屏隔开几个小隔间,那算是这年代的包厢了吧,供领导干部边吃饭边谈工作用的。

    还差半个小时才下班,但食堂里已经饭菜飘香,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孟桃是第一个光顾的食客,昨夜给她送肉汤面的胖婶就在这儿上班,两人隔着玻璃橱窗笑着点了点头。

    胖婶走到窗口问孟桃想吃点什么?孟桃看着大厨师端出来的几个大铝盆:红烧肉、鱼块焖豆腐、宫保鸡丁……肉肉啊,卖相好馋人,她都想吃!

    结果胖婶还真的每样给她来一勺,用个白瓷碟子盛着,再舀碗香葱蛋花汤,主食是两个刚出笼的煊软白面大馒头,三菜一汤,标准招待餐。

    孟桃把所有饭菜都吃光了,量有点多,主要是馒头个儿够大,不过真心好吃,撑着了也还能吃得下。

    剩饭是不敢的,这年代物资缺乏,粮食不高产,许多人还吃不饱饭,在农村菜里想多放点食油都难,能吃顿肉就像过年了,浪费可耻。

    孟桃离开小食堂,沿着一条幽静的竹林小径散步消食,看到个小石山,有石阶蜿蜒而上,山顶有个亭子,就爬了上去,反正也没事干,看风景消磨时光吧。

    下午两点,孟桃回到招待所,服务员告诉她有两拨人找过她:田志高和孟哲翰。

    田志高请服务员转告,说下午他再来,叫孟桃等着。

    孟哲翰留了一张纸条,许是顾及她文化低识字不多,字写得端正、简洁:桃花妹,我有事先回,你好好的不要乱跑,不用怕,沈哥哥还在这厂里,他会照顾你,后天我和张国庆一起过来看你。

    孟桃撇嘴:看她?还是想看结果?这位五百年前的老兄,也是个爱凑热闹的。

    回房栓好门窗,进空间观赏云海,趴在石台边祈盼石缝里的种子们快快发芽生长,玩了一会再出来,想想等会儿田志高找来,必定又要跟他论说一场废话,毫无意义浪费时间,更烦看到渣男,索性背起书包离开,到工厂家属生活区转转去。

    傍晚时分,孟桃在小食堂吃了饭才回来,果然听到服务员说,田志高又来过了,没见着她很生气。

    孟桃心道:生气就对了,气死他才好。

    回房间关门洗澡,把换下的衣服洗干净晾上,然后熄灯上床休息,可能白天到处走累着了,闭眼一会儿竟然睡过去,后来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孟桃觉得是田志高,渣男犯不着搭理,但是他还在敲门,烦躁之下抓起床边一只拖鞋朝着门用力扔过去,嘭一声响,世界清静了,她安心地继续睡。

    门外却不是田志高,而是沈誉。

    听到里面砸了房门,他抬腕看看手表,现在才七点多钟,真的睡了?被吵醒不耐烦扔东西?

    这爆脾气,还真是……总之遇到这姑娘之后,看她的种种表现,都不太像她自己所描述的那样,在田家受苦受累被虐待,她就不是个能吃亏的主。

    挺有意思一小村姑,沈誉微微勾唇,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