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十八章冷汗涔涔而下
    田志高彻底词穷,瞪视着孟桃:“不说那么多了,等我做出成绩,总会有你的好处。现在,你跟我走!”

    “去哪?”

    “火车站。我给你买张车票,你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

    孟桃就呵呵了:这做派果然很田家人,王水凤的好儿子,完全一样禀性:为了维护好名声,不让别人知道他有个农村媳妇,竟容不得她在前进钢厂多呆半刻!

    见孟桃不动,田志高伸手来拉,孟桃躲开一次,躲不开第二次,田志高抓住孟桃胳膊,倒是还知道用求告的语气:

    “桃花,好妹子,我能走到今天不容易,你谅解谅解我,不要乱说话!你先回村,过了这阵子我就回去看你,我以后肯定对你好!你放心,你爷不在了,你又没有其他的亲人,我就是你亲哥哥、你唯一的依靠,我以后会给你写信、寄钱,会照顾好你的!”

    我信了你的邪!

    孟桃挣扎着:“田志高你放开我……”

    田志高不由分说,手下越发用力,想用刚才那招挟持孟桃赶快离开,却见左前方一丛夹竹桃遮挡的水泥路段后,走出两个人来,孟桃眼睛一亮,喊道:“孟大哥救命!”

    孟哲翰刚才到招待所没找见孟桃,有个服务员说好像看见她往食堂那边去了,就一路走过来,遇到跑步的沈誉,两人站在那株夹竹桃后面还没说上几句话,就瞧见孟桃被田志高拖到这里,打算要出来的,听见孟桃喊田志高的名字,而且两个人一开始就互相质问、算帐,火药味十足,孟哲翰和沈誉索性站在那里看着,把他们的对话全程听完了。

    孟哲翰指着田志高:“放开桃花!”

    田志高:“你们是?”

    “你先把人放开。”沈誉扫了他一眼,田志高看着身穿白色运动衫,身姿挺拔英伟的俊美男子,莫名感觉到一股寒意,不自觉地松了手。

    孟桃得到自由,立刻跑到孟哲翰身边。

    田志高忙喊:“妹子,听话,跟哥回家!”

    孟桃回头看他:“田志高,少骗人了,我不是你妹子!我带有大队部给开的好几样证明,证明我的身份,证明我和你的婚姻。现在我就去找你们单位领导,我相信,领导是讲道理的,肯定会给我一个公正的说法!”

    “你……桃花别冲动,你等等!”田志高脸色大变,赶上来抓孟桃。

    沈誉挡住他,说道:“田志高是吧?袁副厂长的外甥女婿。”

    田志高只得收住脚步:“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沈誉。”

    沈誉?他竟然是沈誉!

    听到这个名字,田志高楞住,他当然知道沈厂长的儿子叫沈誉。

    孟桃也很意外,忍不住探头去仔细打量沈誉:还以为他也姓孟呢,原来不是。

    小说里有沈誉这么个人物,都是从女主角度听到他的消息,小说女主冼芳芳和田志高相亲相爱,生活得很幸福,但这不妨碍她惦记沈誉,只要听到关于沈誉的,她就会不怕麻烦地去打听清楚。

    而沈誉在小说里仅仅出场一次,却很有排面,又拽又牛逼,感觉他身份不寻常,很神秘,还以为他至少是个三十多岁老男人呢,没想到这么年轻,还这么帅。

    又听见沈誉对田志高说:“冼芳芳以前叫我一声哥,我给你一句忠告:既然和孟桃花同志没有感情,那就干脆点了结,这也是对芳芳负责。”

    田志高点点头:“你说得对,我正在和桃花好好谈,我们会私下解决问题,用不着去上级那里。”

    孟桃听了他们的话,立马像只受惊的兔子般,转身就跑,等她沿着水泥道冲上一个小坡,这才回头看着三个男人,眼里满是戒备:沈誉和冼芳芳从小就认识,哥啊妹的,青梅竹马,肯定会偏向田志高和冼芳芳,听他话里意思就知道了。

    孟哲翰是沈誉的好朋友,不用说当然会站沈誉一边,五百年前共一家的缘份算得了什么?

    在极少人经过的僻静地段,这三个男人是危险的,虽不至于害她小命,但若要相互掩护把她带走送上火车,可太容易了,所以得防备、远离。

    孟桃大声喊道:“田志高!问题肯定要解决,但我不会跟你私下谈,去厂办公室吧,请领导做主!”

    说完拔脚继续跑,因为跑太快,孟哲翰连喊几声桃花,她都没听见。

    田志高想追,无奈沈誉还在跟他说着话,脱不了身。

    半个小时之后,忐忑不安的田志高被通知前往厂办公室谈事情,他预感不妙,匆匆赶到厂办楼,一位女干事领他去了三楼会议室,看到袁副厂长、袁夫人蒋玉珊、冼芳芳,还有沈厂长、另两位副厂长、办公室主任、工会主席都在座,沈誉和孟哲翰这两个闲杂人员竟然也来凑热闹,而孟桃花赫然坐在会议长桌左边首位,桌面上摆放着好几张盖了鲜红公章印的证明笺,猜就知道是孟桃花从村里带来的,显然钢厂领导们都传阅过了,都已经知道她和他的关系。

    田志高顿时冷汗涔涔而下。

    能拢到这么多人,当然是孟桃跑进办公楼闹出了大动静,要不然,若光是沈厂长和袁副厂长知道这件事,估计会压下来,尽量减少知情人,在不透明状态下解决问题,那还是私了,到最后不管给予孟桃什么补偿,田志高总能得到保护,谁让人家是袁副厂长的养女婿?沈厂长和袁副厂长多年老友,又很看好田志高这个厂里重点培养的技术骨干,肯定会偏心眼。

    孟桃可不顺着他们,不能让他们得逞——孟桃花承受过的那些遭遇,田志高必须有所体验。

    袁副厂长是个和和气气的矮胖子,蒋玉珊也表现友善,夫妻俩始终对孟桃保持笑容,说话亲切得体,大概因为袁副厂长一家子都是本厂人,所以沈厂长和钢厂其他领导,果真如孟桃所料想的那样,言语间一致偏向田志高。

    虽然他们也承认田志高停妻再娶是错误的,但都为田志高说几句好话,拐着弯地为他开脱,最后蒋玉珊一句“你们那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农村包办婚姻”,成功把孟桃“激怒”了。

    她不耐烦跟这些人打嘴仗了,霍然站起来,从书包里掏出孟桃花保存在樟木箱子里的一堆当年田志高送的“小礼物”,除了已经枯萎的干花束、六七块滑溜溜的彩色小石头,还有十几个纸折的戒指,拆开纸戒指就得到一张纸条,每张纸条上都有田志高的亲笔字:“田志高喜欢孟桃花”、“桃花你藏在我的心里了”、“桃花做我的媳妇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