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十五章有点耳熟
    孟桃在云海空间操心她的瓜菜时,沈誉和孟哲翰回到沈家,受到前进钢厂厂长沈和平的欢迎。

    沈和平看到儿子回来,非常开心,平时他自己都是吃饭堂的,这会却赶忙系上围裙下厨给儿子和儿子朋友做了两碗鸡蛋面,沈誉不久前刚和孟哲翰下的馆子,并不饿,但老爹费心做了,就当吃个宵夜。

    孟哲翰吃下那个橘子之后,基本上酒意都消散了,而且消化力出奇的好,感觉肚子真饿了,向沈叔道过谢,吃得津津有味。

    沈和平坐在旁边看他们吃,一边笑着问儿子:“这次回来能住几天?”

    沈誉答:“这次是一个观察组下来,巡察D省各大企业工作情况,我是机动组员,最近工作范围在省城,可以住家里,大概一两个月吧。”

    “能住家里啊?好好好!你吃不惯食堂,爸爸还给你找个会做菜的来家煮饭。”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可以吃食堂。”

    “在爸爸这里,你永远是小孩子,就这么决定了。”沈和平呵呵笑,他是真的很高兴。

    他只有这一个儿子,是爱妻舍了性命生下来的,他能不疼惜爱护吗?正因为太爱,他宁可不再婚,也不放手交给孩子外祖家,自己辛辛苦苦抚养儿子到两岁,可儿子却迟迟不开口说话,被医生告知婴幼儿缺少母爱,会出现各种各样症状,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所以应该给孩子找个妈妈,有母爱关怀陪伴,慢慢地就好了。

    他无奈,只得相看了个老实厚道的女人结婚,谁知那只是表面上的,老实女人心肠狠毒,想扔掉他儿子,好另生养自己的孩子,那一次,小小的儿子差点就消失不见了,万般幸运的是在火车上被出差的同事发现,抱了回来,也是那时候,儿子会说话了,告诉所有人,是继母把他送上火车的。

    沈和平毫不犹豫地把那个恶毒女人送进监狱,但沈誉的外祖并没原谅他,十分强势地把孩子抱走了,从此孩子长在外祖家,沈和平只能每年去看两次,到儿子上中学以后,才可以假期过来跟父亲聚聚,他无时不想念儿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都给儿子,儿子却对他不咸不淡,父子情始终热不起来,老父亲满怀辛酸,无人能知。

    现在听说儿子要回家里住两个月,沈和平笑得合不拢嘴。

    孟哲翰抬头看看父子俩,朝沈誉问了句:“你也观察员?不会吧,什么级别?”

    沈誉淡扫他一眼:“机密。”

    孟哲翰嗤了一声。

    沈誉:“吃完你去刷碗。”

    孟哲翰:“凭什么?”

    “你来我家也没带什么礼物,又吃又住,不干活怎么行?”

    孟哲翰:“……”算你狠。

    沈和平打圆场:“沈誉开玩笑的,哲翰你不熟悉厨房,碗我洗。一会沏壶茶咱爷仨喝几杯,新得的秋茶,清香宜人,非常棒。”

    “谢谢沈叔。”

    孟哲翰笑着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橘子:“谁说我没带礼物?这不是?沈叔,我也送您一个‘清香宜人’的果子,您尝尝看。”

    沈誉看了看那个橘子:“这本来就是我的,你拿我的果子给我爸送礼?”

    “你的?去问问桃花妹妹?”

    “不用问,她拿出三个橘子,递给你两个,给了丁浩一个,意思很明显:我们三个人,她搭了便车,送给每人一个橘子,表示感谢。”

    孟哲翰无语,似乎真是这样,不过沈誉这家伙向来不吃水果,他就自动把他忽略,自己收着了。

    “我不吃是一回事,有我的就对了。”沈誉说道。

    若是外人在场,看到两个大男人为个橘子争执,必定目瞪口呆,沈和平却知道,对于两个从幼儿园一起长大的发小,这才是常态。

    沈和平接过橘子:“不要吵架,就当这是你们俩一起送我的。”

    他收拾碗筷去厨房清洗,沈誉和孟哲翰走到客厅下棋。

    过一会儿沈和平出来,对沈誉道:“隔壁袁叔叔家的芳芳妹妹还记得吧?你以前每年放假回来,小妹妹天天要找你玩,追着喊哥哥,那么喜欢你,你却嫌烦,还躲着人家,现在芳芳出落得多好?都结婚了,准备举办婚礼呢,好日子定在十月一日,你这次回来正好喝喜酒,她专门给你送了请柬。”

    沈誉:“有空就去,没空不去。”

    “去不去都应该随礼,叫你好几年哥哥,可不能白叫,她千叮万嘱要请你吃喜酒的。”

    “行,我就随一份礼。”

    “芳芳这个结婚对象很好,厂里重点培养的技术人员,非常出色,才貌双全。唉,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结得上婚?岁数不小了。芳芳是个好姑娘啊,又懂事又温顺,想当年,我还觉得你要是和她……”

    “爸。”沈誉皱眉看着沈和平:“您要再说这些,我就送孟哲翰回去,以后都住他那里。”

    孟哲翰:“……”

    好的,我同意,你要住进我家,我也不用你买什么礼物,就天天洗碗拖地板得嘞。

    沈和平摆手:“不说就不说,我上楼给你们铺床去啊。”

    走两步又停下:“芳芳和她爱人,经常提着烟酒水果来看望你袁叔叔和蒋阿姨,在家吃顿饭什么的,每次还会顺便来看一看我,他们很有心了,这几天指不定要来,到时遇上了,你得好好接待,她爱人名字叫田志高。”

    沈誉点头:“知道了,您要是高兴,我也买些礼品去看袁叔叔,哪天再请他们全家吃顿饭,表示感谢,好了吧?”

    “好,好。只要你有空,这些我来准备。”

    沈和平上了楼,孟哲翰和沈誉对视一眼,摇摇头:“你爸变啰嗦了,男人老了都这样?真可怕!”

    沈誉:“刚满四十九,还没老。我不在跟前他不是这样的,我来了,他自以为能当爹又能当妈,乱套了。”

    孟哲翰轻笑,举着枚棋子迟迟不下:“刚你爸说什么田志高?我好像在哪里听见过这名字?”

    沈誉:“你的桃花妹妹,和张国庆站在车子外说话的时候,提起过这名字,这个人应该就是桃花妹妹要找的亲戚。”

    “我说呢!很好,得来全不费功夫,亲戚找到了,省事儿了。”

    钢厂某个住宿区,一套装饰得喜气洋洋的两居室新房里,墙上贴着大红喜字,挂着结婚照,各样家具用品都是崭新崭新的,孟桃要找的“亲戚”田志高,正和他的新婚妻子冼芳芳依偎在沙发上,甜甜蜜蜜同看一本书,田志高突然打了个喷嚏,冼芳芳嗔怪:

    “让你不要洗冷水澡,偏不听,感冒了吧?”

    田志高笑道:“你男人壮得像头牛,哪那么容易感冒。”

    “现在可是秋天了,你还是要注意点,别让我和肚子里的宝宝担心你。”

    “知道了亲爱的,为了你和宝宝,我肯定注意的,绝不能生病。”

    “那亲爱的,从明天起不准洗冷水澡了。”

    “亲爱的,洗冷水澡也是一种锻炼呢,我坚持多年,你看身体是不是棒棒的?”

    “白天可以洗冷水,晚上要用热水。”

    “好,听我大宝贝的。”

    田志高抱起冼芳芳:“我们该休息了,明天你还得早起去上班,现在肚子里有小宝宝了,真舍不得你辛苦,我想让你天天在家歇着,我宁可自己多奔波辛劳,把你和宝宝养得白白胖胖的。”

    冼芳芳搂着他的脖子,感到无比幸福:“亲爱的,我不辛苦,上班就念几篇稿子,然后就坐那里和同事聊天,喝茶吃零食,还可以到处去遛达散步,又轻闲又热闹,好玩着呢,呆在家反而会闷,除非你也在家才行。”

    “那我一定努力工作,多攒假期,等到你生宝宝的时候,我也能陪你坐几天月子。”

    “好啊,到时让我姨父多批点假,我们夫妻一起坐月子,咯咯咯!”

    “哈哈哈!”

    这夫妻俩是万万没想到,孟桃花已经来到了省城,而且就住在钢厂招待所里,今天晚上他们有多肆意欢乐,第二天就有多么懊丧失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