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十四章自家人
    前方一片灯火灿烂,丁浩告诉孟桃:那就是前进钢厂,我们到了。

    前进钢厂是国家重点企业,占地宽广,厂区一直延伸进那边山坳里,他们的厂门设计得别具特色,远远看去高大巍峨,十分壮观。

    这种几千人的大厂,里边家属生活区配套设施一般都很齐全,不仅有招待所,什么百货商店、医院、澡堂、中小学校、幼儿园等等,全都有,甚至还有个维持治安的派出所。

    所以孟桃并不担心找不到田志高的情况下,自己会流浪街头。

    小汽车驶入厂门,沈誉对丁浩说:“直接去钢厂招待所。”

    孟哲翰看向他,沈誉道:“现在都几点了?就算是上夜班的,也不容易找,孟桃花同志旅途劳累,今晚先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问题是他也累了,可不想满厂地转一圈,这又不是小地方。

    孟哲翰觉得有道理:“这样也好,明天上午我没课,今晚可以住下,明天陪桃花去找她亲戚。可是干嘛让她住招待所,她一个女孩子,住你家不行吗?你家里那么宽就你们父子俩,又不是没房间。”

    沈誉:“我们家没女主人,突然住进来一个陌生姑娘,不合适。”

    孟哲翰顿了一下,点头:“是我没考虑周全。”

    车子顺厂内大道直行。

    到了招待所,沈誉和孟哲翰下车,带孟桃进去登记住宿,孟哲翰还要和孟桃一起给张国庆打个电话,让他明天只管安心上课,不必过来了。

    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神走在前面,孟桃跟在后头,看看自己穿着薄底布鞋最多一米五八的身材,再强大的内心此刻都难免要自卑,这差距也太大了啊。

    沈誉办完手续,孟哲翰和孟桃也给张国庆打过电话,他还要给另外几个人打,沈誉不耐烦等他,拎过孟桃的旅行袋,先带她上楼去找房间。

    孟桃不容推辞地被安排,只有感激接受,她跟着“同姓哥”孟哲翰的朋友上到三楼,看他拿钥匙打开第二间的门,挺大的单人间,居然是木地板,雪白干净的大床,还有书桌和沙发,单独卫生间,热水随便用,玻璃窗前树冠如云,环境清幽安静,目前年代里,绝对是大干部的待遇啊。

    这可是沾了孟哲翰朋友的光,孟桃对沈誉由衷道:“谢谢你了。”

    沈誉正眼打量孟桃,这小个儿姑娘也不知怎么晒的,真是黑得彻底,像刚从非洲回来,五官倒是秀气,眼睛不错,水灵灵清澈有神,车上说话时感觉是个纯良天真的,这会儿面对面,看她眸光流转,长长睫毛忽闪忽闪,却是捉摸不透。

    衣着打扮很朴实,头发干燥偏还剪得短短的,齐齐往上翘,像只炸了毛的猫儿,头顶扎个小辫,乡土味十足。

    能让孟哲翰心甘情愿认妹妹又大包大揽帮忙的,可不止五百年前那点亲缘,孟哲翰什么人?京城里那些亲姐妹都不爱认的。

    这小姑娘,确实与众不同。

    沈誉对孟桃点了点头:“一家人,不用谢。”

    孟桃:“……”

    他也姓孟?也是五百年前共一家?

    好吧,这年月姓孟的都长得这么高大这么美,是她拖后腿了。

    孟哲翰匆匆上来,看过了孟桃住的房间,还算满意,叮嘱她几句,这才和沈誉离开。

    孟桃坐在窗下,对着外头树木感叹一番自己的好运气,随便出趟门,都能遇着两个没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这么关照她,真是太感谢了。

    然后拿出换洗衣裳,进卫生间享受热水淋浴。

    招待所、旅馆都有专门供应给客人用的小块香皂、洗发膏、小梳子、小瓶牙膏和牙刷,农村没有这些也没有自来水,孟桃憋屈了好几天,这会儿可以尽情地洗,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干净净,呆在洗浴间里淋着热水就是不想出来,舒服是够舒服了,肚子却咕咕叫起来,还有些眩晕是怎么回事?忽然想起:自己在火车上就没吃午饭,晚饭也没吃着,都饿得低血糖了!

    擦干头发和身子,穿好衣裳出来,翻出旅行袋里的干粮,杨婶子给做的面饼子还剩两个,打算泡开水对付一顿,正要拿暖壶倒开水,有人敲门,孟桃走去开开门,一个扎着白色围裙的胖大婶端了个托盘进来,托盘上一碗热腾腾的汤面,面里还有瘦肉片,撒着翠绿的葱丝,香气扑鼻,胖大婶笑着说道:

    “是小孟姑娘吧?这是你的大骨汤面,快趁热吃。”

    孟桃楞了一下,心想她没要过面条啊,难道是这年代的招待所,都会自行配送吃食?

    有热汤面吃当然好了,还犹豫什么,孟桃赶紧接过,一边说道:“太谢谢您了,大婶,你们的服务真周到。”

    胖大婶笑着:“应该的应该的,这是沈同志交待给你做的,说你坐火车来的晚饭耽误了,要求做点软乎暖胃的,这猪大骨炖半天了,香着呢!”

    孟桃怔了怔,沈同志?谁啊?不管了,快饿断肠了,先吃饱再说,要是送错了,大不了赔钱就是。

    孟桃美美地吃了碗肉骨头汤面,把碗洗干净搁在桌上,等了好一会,也没人过来找她赔面条,时候也不早了,她刷了牙,关好门窗并反锁,这才熄灯上床睡觉,实际进入了她的云海空间。

    这是她给空间取的名,除了一块大石台和两棵松树,四面苍茫全是云海,可不就是云海空间?

    孟桃想过了,这地方大概是哪位仙人打坐练心法的地方,清静是真的好清静,一点儿打扰都没有,连只鸟都飞不上来。

    孟桃不懂打坐修练,她进来就是老实坐在平台上,望着云起云落,天马行空乱想一通。

    空间对身体有好处是肯定的,她每次出去,都感觉自己状况非常好,身体轻盈,精神饱满,充满力量。

    皮肤也有所改变,渐渐变得细腻,转白。

    当然她也没能进来过几次,和周翠玲住的两个晚上,她只敢在半夜醒来,趁周翠玲沉睡,偷偷进去了一次。

    现在才是第三次,所以她的变化不大,只有自己知道,别人还没看得出来。

    孟桃拿了个石台上的橘子剥开吃,味道口感真的太好了,等有钱了再买点别的水果放进来改良口味,石缝里要是能种出果子来就更美了,随时想吃随时摘。

    这么想着,她忙小心趴到石台边,看下面的石缝,她在村头桃树林里捡到两颗桃核,拨了三株野菊花,又问周翠玲妈妈得了些南瓜、黄瓜、蕃茄辣椒和大白菜种子,都扔下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长出来?

    别说她的种子低级平常,在农村就只能找到这些了。

    玉米、大麦、稻谷等粮食种子倒是好,那是生产队管的,拿不到,而且她这空间太小,也种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