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七零炮灰是个狠人 > 第十三章五百年前共一家
    在火车站时听张国庆说过,孟桃了解到,省城南郊的前进钢厂离城三十里,远着呢,虽然每天都有专线班车往返钢厂和城市,但都这个时候了,怕是真的没有车,能搭便车倒是幸运。

    路上,孟哲翰不再对着沈誉做报告了,改为和前面的孟桃聊天,小姑娘乖巧懂礼貌,有问必答,他发出什么感叹,小姑娘还能应和两句,这可比冰块沈誉有意思多了。

    沈.冰块.誉:正好,我可以闭目养神了。

    而离开了临水村的孟桃,不用时刻记住自己是孟桃花,不需要装扮掩藏真性情,来到相对熟悉的城市里,有点放飞自我了,言谈举止不太符合很少出远门、没什么见识的乡村姑娘身份。

    这年代能坐一下小汽车的人少之又少,别说农村,就是城市里也没普及到,许多人第一次坐小汽车姿势都很僵硬,唯恐弄坏了什么,有的人盯着车窗外眼珠子转不过来,而孟桃一上车就非常自然,她先下意识地摸了摸安全带,居然没找到那东西,她再看看司机也没系安全带,就很放松地靠坐在座椅上,对窗外景致只略扫了两眼,倒是淡定地打量起驾驶位和面前几个仪表,夜风有点大,她不用请教的,自己把车窗给摇上去了。

    这些,孟哲翰坐她后头没注意到,而沈誉闭着眼,小司机丁浩看着了,有些诧异,免不得又开始在心里犯嘀咕:这个农村姑娘,有点不一样啊。

    孟哲翰和孟桃聊天聊的很散漫,没有个固定话题,完全跳跃式思维,忽东忽西,比如上一秒还在谈论农村的风土人情、特产吃食,下一秒就同声夸赞那边有个霓虹灯真漂亮,然后接着聊起另一个毫不相干的话题,忽然地有个人说夜风好凉,秋天到了哦,另一个就说天上没有星星,好久不下雨了,接话的那个却又不关心天气了,转而跳到孟桃坐的那趟火车,问路上都经过了什么地方,还问孟桃花和张国庆的亲戚关系,家里养了几只鸡鸭和猪,有没有猫和狗,甚至车灯照见路边一对走夜路的中年男女,这两人也会好奇脑补一下人家是干什么的,猜测他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不要以为两个人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漫不经心胡乱应对,旁听的人能分辨得出来,这绝对是非常认真的谈话。

    司机丁浩很无语,他第一次听到这种聊天法,根本不连贯却也能兴致勃勃十分和谐地继续下去。

    沈誉好像睡着了,无动于衷。

    后来孟哲翰忽然夸奖桃花普通话说得好,嗓音清甜,口才也不错,字正腔圆快赶上播音员了,如果不露面,光听她说话,可能会以为是城里人。

    孟桃这才悚然一惊,差点冒冷汗,暗暗提醒自己要小心别大意,让人看出不合理就不好了。

    忙补救地说自己村里办了扫盲班,上课的老师全是城里来的知青,都说普通话,而且大队有高音喇叭,早晚放歌曲、话剧,每个月又有宣传队来放电影……因为喜欢,她自己就琢磨着学习了。

    孟哲翰表示相信,还夸她有天赋,学习能力强。鼓励她继续学。

    之后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孟桃心里有点不安,却听到孟哲翰在后面说:“唉,难受,头好痛,胃也不舒服,今晚咱俩喝的不会是假酒吧?”

    和他并排坐的年轻男子终于开腔,声音低沉悦耳,语气却冷漠无情:“不行就叫丁浩停车,你赶紧下去,别把车弄脏了。”

    孟哲翰:“没到那地步。”

    孟桃心想原来孟老师是喝酒喝过头了,难怪这么多嘴多舌爱说话。

    她伸手探进随身的书包,实际从空间里拿出三只青皮橘子,这是周翠玲家后菜园种的一棵橘子树,结得压弯了枝条,还没完全成熟,酸得倒牙,周翠玲怕孟桃坐车会闷,摘了八个给她路上解乏醒神,孟桃都放进了空间。

    本是想减轻书包重量,没想到放了一天,在火车上口渴拿一个出来吃,刚剥开皮,那特有的柑橘清香立时飘散开,溢满整个车厢,咬一瓣满口汁,清甜中带点点酸,十分爽口美味,馋哭同车厢好几个小孩,吵吵闹闹的,孟桃只好一人分一瓣,搞得许多人知道她有橘子,有人晕车还找她买,孟桃推说没有了,之后就没敢再吃。

    这会孟老师酒醉难受,橘子可解酒,那香味也能让他好受些,送上三个,算是聊表谢意,感谢他们好心让她搭便车。

    “孟老师,吃一个橘子,可能会好点。”

    孟桃转头朝向后座,把两个橘子递过去,顺势飞快地偷看了下孟老师身边坐的年轻男子。

    车窗外掠过的流光中,美男剪影都这么赏心悦目,这年代的美男可是正宗极品,没经过半点整容,百分百纯天然啊。

    孟哲翰是摇扇书生型的,风光霁月、清俊儒雅又带着点慵懒闲散;

    他旁边的兄弟却是有些形容不出来,剑眉深目,高鼻薄唇,五官轮廓立体,少见的俊美出挑,或许是因为不苟言笑,周身自带一种深沉内敛、生人勿近的矜贵气质。

    在这个年代,热诚爽朗的阳光男子最受欢迎,也是公认的正派形象,像他这样的,反倒像个神秘腹黑幕后反派。

    孟桃现在管不着反派正派,她感兴趣的是出众的颜值,什么叫高端又有深度美男,就是酱紫滴鸭!

    刚才上车时惊鸿一瞥,神仙相貌勾得她老想回头,但慑于后排气场有点强大,没胆量,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不看白不看。

    孟哲翰伸手接过两枚果子问:“这是橘子?”

    “对,能醒脑的。”

    沈誉留意到叫桃花的小姑娘朝他看了过来,听到她说出“醒脑”两字,他唇角微微一翘:自己这发小每次稍微喝高了就多嘴多舌,他归之为脑乱,现在,可不正是需要醒脑么?

    孟哲翰咽了咽:“酸的吧?”

    孟桃:“甜的,有一点点酸,你尝过就知道了。”

    孟哲翰剥开一只橘子,顿时满车清香,他深深吸气:“喔,太舒服了!以前怎么不觉得,橘子香气这么好闻的?”

    “真的香!”

    丁浩开着车,也是精神一振,使劲闻了闻,说道:“肯定是品种不一样,我家也有棵橘子树,就没这么香!”

    孟桃把一个橘子给他:“这是你的。”

    丁浩客气推辞:“不要不要。”

    孟桃笑道:“你也说是不一样的品种,我家乡出产的,尝尝呗。”

    “那就谢谢了。”这香气实在太吸引人,丁浩忍不住接了。

    孟哲翰已经开始品尝了,先是皱着眉,小心地咬了一瓣,紧接着眉头立刻舒展,一瓣两瓣地往嘴里送,很快把一整个都吃完了。

    禁不住赞叹:“好吃!甜和酸都恰到好处,最主要是这香气实在怡人——这是我吃到的最奇妙最美味的橘子!”

    又对孟桃道:“谢谢桃花,我现在真的舒服多了。不过,这是你从家乡带给亲戚的礼物吧?让我们吃了,可就少了。”

    “橘子还没成熟呢,哪能当礼物?只带了几个在车上吃着解闷,这是剩下的。”

    “还没成熟味道就这么好。如果你家在附近,我得把你的橘子全买下来。”

    “不用买,如果我家在附近,可以请你吃,随便吃。”

    孟桃顺嘴儿说道,反正是假设,她家又不会真的在附近,有没有橘子都无所谓。

    孟哲翰却很高兴:“哈哈!那可是要谢谢你了。哦,只知道你叫桃花,不知姓什么?”

    孟桃好笑,张国庆明明把自己的姓名、性别都告诉他了,想必当时没注意听:“我姓孟,叫孟桃花。”

    “哦?可巧了,我也姓孟,咱俩同姓?那岂不是五百年前共一家,五百年后再相逢?缘份啊!”

    孟桃:“……”

    是啊是缘份,所以我才能坐上你的车子。

    孟哲翰又高兴笑道:“桃花妹妹,你得叫我一声哥。到了钢厂,我帮你打听一下那个亲戚,暂时没找到也没关系,我来给你安排住处,你放心!”

    孟桃倒不需要安排,她有钱有身份证明,可以住招待所,但对孟哲翰的热心还是要表示感谢:“谢谢哥。”

    “一家人,不客气。”

    沈誉坐一旁面无表情,却暗自腹诽:这家伙,转眼间又给他揽一堆麻烦。

    两个人喊哥喊妹倒是亲热,隔了五百年的认亲戏码,没他什么事,可等会要找人,找不到了得安排住处,那就都是他的事了,谁让他有个家在钢厂,指望孟哲翰?不可能的。